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最快更新豪门错缘:温少,我们离婚吧最新章节!

    许灼是在下午六点钟的时候回到家中的,本以为自家女儿应该是和苏行文出去约会了,哼着小曲,掏出钥匙,一开门发现自家女儿正坐在沙发q上看杂志。

    “妈,你在找什么东西么?”秦乔一脸疑惑的看着一进门就在左瞧瞧,右看看的母亲。

    “怎么就你一个人,小苏呢?”眉头微微皱起,语气中有点责备的意思。

    秦乔这才知道原因了,端起茶几上的茶,轻轻抿了一口。

    “回去了啊?”

    “回去了?怎么就回去了?你们不是去约会了么?怎么这么早?”

    “哦,约会啊,我们没有出去啊,今天就在这边打打游戏啊,打打羽毛球啊什么的,他已经走了好几个小时了。”

    许灼这下不淡定了,自己辛辛苦苦的在这里给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真的是操碎了心,可是自家女儿,好像没什么兴趣似得。

    她猜着换到一半的鞋子,赶紧坐到了女儿身边。

    “乔乔,你应该让他多呆一会儿的啊,怎么就走的那么早?”

    “妈,我还有点事,我先去忙去了。”秦乔端着茶,溜得比兔子还快。

    许灼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吧。她嘴角微微勾起,心里已经盘算好要如何办了。

    躲到书房的秦乔,从门缝中看了好几眼,确定自家母亲没有追过来,长长的舒了口气。

    她当然是知道自家母亲的心思的,想来想去,觉得苏行文这人虽然很好,自己也早已当他是好朋友,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进一步发展的啊。

    自己的母亲,却好像已经认定了苏行文似得,不知道该如何讲清楚,还是先这么躲着吧。躲得一时算一时。

    一打开电脑,邮箱就显示有新信息。全是夏天和朱朱发的,他们的蜜月旅行照片。看着照片中幸福的两个人,她也是发自内心的为两人感到高兴。

    最后一条邮件是说他们的蜜月旅行即将结束,大约还有一个星期的的样子会返回。

    秦乔顿时心情大好,她的伙伴要回来了,再也不用那么孤独了,并且这么久不见,也是十分想念啊。她盘算着,要搞一个什么派对之类的,为两位好友的归来接风洗尘。

    而此时的朱朱,心情并不是十分好,她穿着睡衣,躺在阳台上的躺椅上,手里不断摇晃着高脚杯中的红色液体,双目中写满了担忧与不安。

    蜜月旅行很快就要结束了,马上又要回到有秦乔的世界了,虽然夏天已经再三保证过,会一心一意对自己,但是,一回到原来的世界,随时都可以看到秦乔,她对夏天没有信心,对自己也同样没有信心。

    一阵微风吹来,朱朱感觉有阵寒意遍布全身。不由得抱紧了自己。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如果说是以前的自己,那倒还没有什么,毕竟那时夏天还不是自己的丈夫,他喜欢谁,不喜欢谁,都是他的自由。

    但是如今不同了,自己已经和他结婚了,所以,对于这样的形势,真的还是不那么放心。

    朱朱端起杯子,一口气喝光了被子里所有的酒,也许是喝的太急了,顿时感觉脑袋一阵晕晕的,不过,这酒味道不错,她有些摇摇晃晃的,拿起红酒瓶,又为自己倒了一杯。

    她看着这座小城的万家灯火,离的最近的一户人家,窗户外面挂了一排衣服,男人的,女人的,还有小孩子的。灯光照出三个人的影子,女人抱着一直哭泣的小孩,男人在一旁手足无措的哄着。朱朱觉得那一定是很幸福的一家,不由得笑出了声。

    举起酒杯,她喃喃道:“祝自己幸福。”傻傻的笑了,一口气又喝了一大杯。

    这时夏天出来了,一脸焦急的看着她。

    “外面有些冷,亲爱的,我们进去吧。”他走过去扶起她。

    朱朱显然是醉了:“亲爱的?你叫谁亲爱的?我么?还是别的什么人?”

    他没有说什么,赶紧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到她身上。

    “夏天,你是夏天么?我怎么感觉,你不是我的那个夏天?”她摇晃着身体,指着他的胸口,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夏天耐着性子,依然温柔的说道:“怎么不是啊?我就是你的夏天。咱们进去休息吧,以后别喝这么多酒了。”他几乎是抱着她进屋去的,朱朱一直都在语无伦次的说着些胡话。

    他摇了摇头,将她的鞋子轻轻脱掉,盖好被子,轻轻的带上门。

    躺在床上的朱朱,渐渐睁开了眼,她眼角湿湿的,自言自语着:“可能自己就只有在假装喝醉的时候,才能这么任性吧。”

    中国

    秦母有些精神恍惚的往自家女儿病房走去,远远的看着正在熟睡中的女儿,脑海中不断闪现医生的话。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小心翼翼的走到女儿床边,生怕吵醒了她。一低眼,便看见自家女儿手里握着一个东西,定睛一看,这不正是温炎的照片么。她突然觉得现在可以缓解女儿病情的,应该就只有他了吧。

    但是她已经没有什么脸面再去向他求助了。左思右想后,还是暂时放弃了这种想法。

    而温炎的突然到访,让秦母既是惊讶,也是十分喜悦。

    两人坐到了病房外的长椅上。

    “她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