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荞荞。”楚桥梁在身后又喊了一声,一天的时间,他已算是家破人亡,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还有亲生骨肉好好的活着。

    下意识的,他会暂且撇下他对妻子的恼怒,而想要接近荞荞。

    以往他对荞荞的种种看法,偏见,加注在荞荞身上的标签在这个时候都被他无形的揭掉了。

    “魔鬼!魔鬼!楚桥梁你和洪宝玲一样都是毒蝎子!黑心烂肺的毒蝎子!你们全家都是魔鬼!”

    蓝忆荞猛然转身,咬着牙,从齿缝里向外嘶吼楚桥梁,她的声音又尖锐又嘶哑,这声音听在任何人耳中都会不寒而栗。

    “魔鬼!你别碰我的画!那是我自己画的画!你凭什么要挂在你家里!你和你那些双胞胎女儿都该下地狱!我诅咒楚桥梁你这只毒蝎子带着你的五个孩子们下地狱!别碰我的画!”

    “呸!”蓝忆荞的嘴里吐出一口血。

    与此同时,她鼻孔里也流出两股血柱。

    没有人知道,这一时刻的她会是怎样的撕心裂肺。

    “荞荞……”

    梅小斜一把推开想要上前来帮忙的楚桥梁,而抱住了摇摇欲坠的蓝忆荞就往外拖,站在门口的谭韶川立即接住了荞荞。

    荞荞会崩溃,这是全家人都已经想到并且做好准备了的。

    他们也知道她是个顽强的女孩。在思想上以及能吃苦方面,她一向比姐姐还要成熟还要懂事还要扎实。

    家里人都相信,她一定能挺过这一关。

    谭韶川把蓝忆荞抱走了。

    梅小斜紧跟在后面。

    “梅群……”楚桥梁企图和梅小斜沟通。

    梅小斜一回头,眼神里尽是对楚桥梁的鄙视:“等着我做律师的女婿来起诉你们楚家吧!”

    撂下这句话,梅小斜走人。

    苏焕和母亲,以及闵老一起跟着谭韶川回去了,他们都不放心蓝忆荞。

    林韬留下来,一本正肃的看着楚桥梁。

    楚桥梁一把抓住林韬的手,就如同溺水在大海里的生命突然抓住一根浮木一般:“林律师,林律师我们打过交道的,十个月前,就是您亲自来我家里,跟我沟通我跟谭总的关系,我记得您是个非常无私的人,林律师……”

    林韬看着楚桥梁:“楚董您想说什么?”

    “你能不能帮我跟荞荞说一说,我……”

    林韬笑了:“难道你没看见,荞荞已经疯了?你是想逼死她,然后掏出内脏给你四女儿换上?”

    楚桥梁:“她……疯了?她,我看她情绪控制的还行,我听说她知道苏焕是她姐姐那天,比这次嘶吼的厉害,她知道苏焕是她姐姐那天,她坐在地上吼叫着要杀死戴遇城,要刮了戴遇城,这一次,她平静多了……”

    林韬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桥梁。

    真想一圈砸碎他的脑袋。

    “楚桥梁!”他猛然一声断喝!

    “上次荞荞并没有疯,因为她有发泄口,她分分钟就能把戴遇城弄死,所以她的苦涩被宣泄出来了,别看她那么吼叫但她没疯,这次呢?你让她亲手杀了你?还是亲手杀了她母亲?你让她如何宣泄?你觉得你还嫌憋她憋的不够,你憋疯她你都不算完事,你非要憋死她?你这个当爹的我发现,你跟你前岳父岳母真是如出一辙!”

    楚桥梁:“……”

    “一辈子想尽一切办法的诋毁唯一的亲生的女儿,二十年了,给予她的只有谩骂,只有侮辱,你们楚家人稍有不如意,就臆想是荞荞在给你们使坏,你也不想想,谭韶川如此疼爱荞荞,谭以曾和姚淑佩这么疼爱儿媳妇,荞荞要是真给你们使绊子,楚家还有命活吗?”

    林韬摇头叹息:“你倒好,自己总想着给你最喜爱的四女儿谋取一条生的机会,所以想尽一切办法的往你小女儿身上栽赃!楚桥梁,全天下最大公无私的父亲也非你莫属了,放着亲生的女儿不要,偏要养活情敌的五个孩子,这还不算,还要把亲生女儿的心肝肺掏出来,给你情敌的孩子换上,你跟你前岳父岳母一样,真洋气!洋气的没谁了!”

    楚桥梁被林韬说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心里很绝望。

    绝望透顶。

    但他不敢对林韬发作。

    林韬换了个语气说道:“作为父亲,对自己的孩子生而不养,而且对她的人身极尽攻击,还有三年前的案子,我都要重新调查卷宗,重新翻案,作为律师,我现在通告你一下。”

    说完,林韬掏出一张明前递给楚桥梁:“上面有我的电话,你有什么需要跟我沟通的,可以随时联系我。”

    楚桥梁:“……”

    眼睁睁的看着林韬离开羁押室。

    他哀嚎着坐在地上。

    一个下午的时间,楚家彻底倾覆了,他所谓的和睦的多子女家庭,简直就是他人生之中最大的讽刺。

    楚桥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中的。

    偌大的楚家,只剩下苍老的八十岁的老母,以及两个非亲孩子。

    楚心蔷,楚心栀。

    “爸……”楚心蔷嗫嚅的喊道。

    “爸爸……”楚心栀一边哆嗦一边哭。

    母亲和大哥以及四妹被抓起来当做同案犯,这个她们就眼睁睁的看着的,她们也已经知道楚桥梁知道她们不是他的孩子了。

    可,她们无家可归。

    楚心蔷跟婆家的关系本就不是太好,这一两年以来都在闹离婚,只不过因为财产分割问题而一再推后。

    如今,婆家人要知道她的家庭已经支离破碎的到这个地步的话,分分钟变成将楚心蔷赶出来。

    以至于,就算楚心蔷是结过婚的人了,可她也和楚心栀一样,除了楚家,她无价可归。

    这是被叫了二十几年的爸爸。

    这从小到大都极度疼爱她们的爸爸,楚心蔷和楚心茉不相信爸爸会对她们绝情。

    却不曾想一腔子怒火,已经愤怒滔天的楚桥梁在看到眼面前两个妻子给自己带绿帽子带来的野种,便宜货的时候他身上所有的野性和劣根性全都爆发了。

    他疯了一般的拿起客厅里的东西往两个女儿身上砸。

    拿到什么砸什么!

    砸的两个女儿满头满脸都是包。

    扔的两个女儿到处躲闪,依然难逃被飞来横物杂种的下场。

    一忽儿间,整个楚家的客厅被楚桥梁毁的面目全非。

    而楚桥梁越来越疯。

    他一边砸一边骂:“婊子!全都跟你们那个浪婊子妈一样!都是婊子!大婊子,二婊子!”

    “爸……”楚心蔷不堪其辱:“我是您的女儿啊,爸爸……”

    “爸爸,你您从小把我们带大的啊爸爸。”楚心栀也哭嚎这看着父亲。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们是野种!是你妈偷男人偷来的!你们一个二个的,吃着我的,喝着我的,受最好的教育!穿最好的衣服,却把我当猴一样的耍!你们都是婊子!婊子!跟你们妈一样,既然被我供养了这么多年,那我今天就得享受享受!”

    楚桥梁攥着拳。

    两只眼珠子血红。

    到处追着女儿跑。

    “爸……”

    “爸爸,您疯了……”

    两个女儿拼命的躲闪。

    终究都是成年人了,一时半会楚桥梁也抓不住她们,楚桥梁就一边各种谩骂,一边继续拿东西砸!

    到最后水他不知道从地上哪个角落里捡起一个水果刀‘嗖’的一声飞出去。

    这一刀不偏不倚扎在了楚心栀的眼上。

    眼珠子顿时流淌了出来。

    楚桥梁清醒了。

    “爸,疼……呜呜。我的眼,爸爸,我的眼瞎了。”楚心茉疼的翻滚在地上。

    “心栀,心栀!”楚桥梁心疼的无以复加。

    丢掉手上的东西一把将楚心栀抱了,吼叫楚心蔷:“快点去开车!”

    父女三人来到医院将刀拔出来再包扎了眼睛再等到楚心栀脱离危险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看着监护室内被抱了纱布俨然已经成了独眼龙的楚心栀,楚桥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夜之间,他和仅存的三个女儿,楚心蔷,楚心栀,楚心樱已经有了深深的隔阂。

    他已经不再像昨天那般丧心病狂。

    他心里很在痛苦绞杀。

    孩子不是他亲生的,他恨死洪宝玲,恨死孩子们。

    可,他又无法否认,他爱几个孩子。

    他伤了楚心栀的眼他也无比心疼。

    他不是一个禽兽父亲。

    他尚做不到丧心病狂。

    “你的眼是我故意伤的,你可以报警,让警察来抓我,”楚桥梁心如死灰的看着二女儿楚心栀。

    “爸爸。”楚心栀一开口边哭了。

    “爸爸,我已经跟医生说了,是我有自残倾向,我失恋了,我接受不了,所以拿刀扎伤了我自己的眼睛,爸爸,我不会让你坐牢的,我妈妈对不起你,我们兄妹也对不起您,可从小到大,我们真的把你当爸爸,从来没有把那个男人当爸爸……”

    楚桥梁:“……”

    楚心蔷也来到楚桥梁的身边:“爸爸,如果您要认我们做女儿,我们就在您身边行孝,如果不认,我们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您面前了。”

    楚桥梁:“……”

    他心里爱恨交织,爱恨至极。

    矛盾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注定遇见,谭先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一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嘉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嘉霓并收藏注定遇见,谭先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