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最快更新位面永恒之主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的宝蛇啊,究竟是哪个该死的畜生给我祸害了”

    梁子翁坐在房间里,怀里抱着一条僵冷的死蛇不住的哀嚎。“苦心豢养这么多年的宝蛇,眼看就要成熟,只要喝了蛇血就能大大提升我的功力,弥补我衰败的气血,结果功亏一篑,这么多年的心血白费了!”

    梁子翁放下蛇身,眼中透露着骇人的怨毒,恨恨道:“小贼,别让我发现你是谁,不然我一定要挖出你的内脏,抽干你的血髓,拿你来做成活人药膳!”

    梁子翁气急败坏,正兀自诅咒着吸食蛇血之人,却没发现窗外深沉的暮色下,闪过了几道人影!

    “大师兄,我这几天已经探查清楚了,灵智上人、沙通天、彭连虎以及梁子翁都待在王府甚少出门,今晚完颜洪烈去金国皇宫赴宴,明天才会回来,今晚是最好的下手时机!”

    “既然这样,那就事不宜迟,先将这四个卖国求荣的狗贼除掉,再设法救出杨铁心之妻包惜弱”

    马钰压低了声音,回头看向丘处机和王处一道:“确定这间屋子里,住的是梁子翁么?”

    丘处机嘿嘿笑道:“错不了,前两天我抓了一个护卫,问清了王府的住宅分布,大部分人的方位我都记住了,这儿就是梁子翁的住处没错”

    王处一警惕着周围巡逻的士兵,这时侧头问道:“师兄最后是怎么处理的那个护卫,是关押起来还是……”

    “一剑杀了”丘处机冷冷回答:“这些金狗丧尽天良,不知残杀了多少百姓,为防节外生枝我直接给了他一个痛快,真是便宜他了!”

    王处一点了点头不再多言,马钰低声叹了口气道:“冤有头债有主,这次行动是为斩了四个武林败类,以及设法救出杨夫人。遇见巡逻卫兵就尽量闪避躲藏,以免惊动了王府数百精兵,到时候计划失败完颜洪烈有了警觉,就再没这样的机会了”

    王处一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对马钰问道:“大师兄有想好,先从谁开始么?”

    马钰稍稍沉吟,抬头答道:“灵智上人的路数咱们不了解,梁子翁豢养各种毒物,有些麻烦,就先从沙通天和彭连虎下手,除掉这两人,再围剿灵智和梁子翁”

    丘处机和王处一点头称是,随后丘处机掏出蒙面纱布,递给马钰和王处一。丘处机一遍蒙面一边笑道:“说来好笑,大师兄,咱们七个师兄弟同修多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你这个掌门会穿着夜行衣蒙着面,大晚上来做刺杀的事,哈哈哈”

    王处一听了这话,又是想笑又觉得不太合适,一张脸憋住笑意,得亏是被面巾蒙住,不然那种胀红了的脸准得被两人看见。

    “以大师兄你的性子,从前是肯定不会答应这样干的,想想应该是志玄影响了你吧”丘处机接着问道。

    马钰瞪了丘处机一眼,摊开纱巾围住了脸,声音从布后传来瓮声瓮气道:“丘师弟你还没完没了了啊!快做好准备,等天彻底暗下来后,就直接动手”

    “七公你就先住下,账我已经付了,这所客栈的档次在中都也是数一数二,你可以静心养伤,体悟先天境界”

    凌云载着孙震寰和洪七公到了中都,直接飞往了最大的客栈,孙震寰单独订下了一处独立的小院,让洪七公静心修养不被打扰。

    “七公,还有五天时间就是中秋,与黄药师的决斗不可拖延,若你没其他事情,我就先行一步了”孙震寰站在洪七公床前说道。

    “恐怕你暂时还去不了杭州”洪七公睁开眼,静静望着孙震寰。

    孙震寰一愣,不解的看着洪七公道:“我不明白,七公这话是什么意思”洪七公起身,站在房间里,自怀里掏出一张细小的便条递给孙震寰道:

    “刚到中都时,我暗中联络了丐帮分舵,让他们飞鸽传书把中都最近发生的重要消息传过来,其中一条跟你有关”

    孙震寰接过便条皱眉道:“中都与我有关……难道是!”孙震寰打开便条入目所见,写着短短两句话:“玉阳子王处一被彭连虎等人所伤,西域白驼山庄的骆驼出现在中都”

    “坏了,我居然把王师叔在中都遇见郭靖这段剧情给忘了,彭连虎沙通天这几个该死的!”

    孙震寰掌中内里一涌,纸条化作飞散的碎屑。洪七公坐下,给孙震寰倒了杯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王处一虽然受伤但没有大碍,有帮众说这几天看见他上街了,他能够自己走动,料想也没多大事了,倒是那个骆驼的事,让我有些担忧”

    孙震寰坐下,双手接过茶杯道:“前辈是说西毒欧阳锋?”“不错,一直以来欧阳锋都是中原武林的异类分子,也是让我非常忌惮的人”

    孙震寰啜了口水,望向洪七公道:“为什么说欧阳锋是异类分子?黄药师不拘礼法,枉顾法度,真要说异类,应该是他才对吧?”

    洪七公摆了摆手,望着孙震寰幽幽道:“江湖中人本就是快意恩仇、目无法纪,黄药师只不过是桀骜不逊更为突出罢了,欧阳锋却截然不同”

    洪七公皱着眉头道:“天下五绝中,东邪北丐南帝中神通都是汉人,唯有西毒出身西域是混血人口,欧阳锋为人诡谲狠辣,如今大宋时局动荡,金国虎视眈眈,而中都更是金国的重城,偏偏这个时候在中都出现白驼山庄的骆驼,我怀疑这不是简单的商贸骆驼,只怕跟欧阳锋有所关联”

    孙震寰放下茶杯,似笑非笑的望着洪七公道:“果真如此?该不会是前辈煞费苦心,想以此打消我去杭州的念头吧?”

    洪七公有些恼怒,站起身道:“我洪七公言出必行,既然败给了你自然愿赌服输!绝不会耍这些猥琐苟且的伎俩!”

    孙震寰沉默不语,忽然站起身走出房门,背对着洪七公道:“事实如何,我自己会调查,前辈安心养伤,咱们就此别过吧”

    孙震寰纵身一跃,身形飘然远去,洪七公定定望着他离去的方向不言不语,而后转身关上了房门,良久,传出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

    夕阳隐没,月光照亮,整个世界都浸入一片纯白无暇的清辉里。然而就在这宁静的夜色里,潜伏着一股森然杀机!小院里,梁子翁正摆弄一堆药材,嘴里咒骂着恶毒的话语,浑然不觉草丛里闪过一抹剑光。

    小院呈正方形,往前是大门,后退则是厢房,左右两边是茂密的草丛花坛,云层渐渐将月光遮蔽,除了墙壁上燃起的火把,照亮一处光亮,其余的地方便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这堆药材还是不够,明天得再去采购一批”梁子翁擦了擦额头的汗渍,正要起身回房间,忽然,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怖袭上心头,梁子翁头皮一麻,直接一个极为不雅的驴打滚转到了一边,

    而就在他俯身卧下的前一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