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最快更新三国之温侯重生最新章节!

    营门前数百步远,两千余名飞熊军士兵正将从野地里搜集来的杂草绑在长矛杆上团成团,弓箭手们则整齐划一的把火油浇到团成一团的杂草上,浓烈的的油腥味隔着数百步远都可以清晰的闻见,牛辅知道眼下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发动攻击,胡封那边肯定顶不了多久,一旦中军大营失守吕布就会趁势率领全军夹攻自己,自己早一分钟攻破粮草大营,自己的军队就多一份安全。在牛辅的连番催促下,一众士兵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很快的成百上千的长矛被数不清的杂草团成了巨大的杂草团,几百飞熊军死士****着上身口衔着钢刀摆出了冒着对方密集的箭雨不顾一切的把稻草团推到敌军营寨下方。

    “法正先生,牛辅这是想要干什么?”见敌军不顾死活的的把蘸满火油的稻草推到了营寨下面,武艺高强但是不通军事的袁若男不由得问道。法正还没有开口,倒是一旁的刘备回答道:“若男姑娘,这牛辅是准备用火攻!”此话一出,法正对眼前这个身长七尺五寸,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性宽和,寡言语,喜怒不形于色,素有大志的青年倒是高看了一眼,本以为刘备能有今日的成就完全是靠着自己有两个身具万夫不当之勇的义弟关羽和张飞,看他平日里和善仁慈的相貌还真没想到此人竟是精通兵法,一眼便看穿了牛辅的火攻之计,当下来了兴趣,只见法正反问道:“哦?玄德公倒是如何看出这牛辅是打算用火攻的?”其实这都是废话,那么浓重的油腥味只要不是个瞎子谁还判断不出来,法正一张嘴就后悔了,倒是刘备假装谦虚道:“先生深谙兵法六韬,想必是要故意考究一下玄德,玄德当然不敢推辞,好,就班门弄斧一把。”说着,刘备指着敌军阵势说道:“牛辅所部全部都是骑兵,又缺乏攻城用的重武器,想要在短时间内攻破营寨必然要借势,孙子兵法云:凡火攻有五:一曰火人,二曰火积,三曰火辎,四曰火库,五曰火队。(二)行火必有因,(烟火)〔因〕必素具。发火有时,起火有日。时者,天之燥也;日者,月在箕、壁、翼、轸也。凡此四宿者,风起之日也。(三)凡火攻,必因五火之变而应之。火发于内,则早应之于外。火发〔而其〕兵静者,待而勿攻;极其火力,可从而从之,不可从而止。火可发于外,无待于内,以时发之。火发上风,无攻下风。昼风久,夜风止。凡军必知有五火之变,以数守之。(四)故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强;水可以绝,不可以夺。(五)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费留。故曰:明主虑之,良将修之,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军〕,将不可以愠而致战;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怒可以复喜,愠可以复悦,亡国不可以复存,死者不可以复生。故明君慎之,良将警之,此安国全军之道也。其大意为大凡火攻,其形式不外如下五种,即:一是烧其营舍,焚其人马;二是烧其委积,使其粮秣不继;三是烧其辎重,使其器用不供;四是烧其库室,使其财货不充;五是烧其险阻通道,使其转运不灵。实施火攻,必须有引火之物,这些引火之物平时就要有所准备。发火要有一定时间,起火要有一定日期。所谓一定时间,是指气候干燥;所谓一定日期,是指月球行经箕、壁、翼、轸这四个星座的时候。当月球行经这四个星座的时候,就是风起的日子了。大凡实施火攻,就必须根据上述五种不同火攻方式的灵活运用而派兵配合接应。若在敌人内部放火,就须及早派兵从外边策应;若火已烧起,而敌人仍然保持安静的,要观望等待一下,不要贸然进攻;等火势已尽,再视情况,可以进攻就进攻,不可以进攻就停止。不过,也可以从外面放火,而不必等待内应,只要时间合适就行。放火要在上风,不可从下风迎击敌人。白天风刮久了,到夜间就会停下来。大凡指挥军队作战,都必须懂得上述五种火攻形式的灵活运用,一旦发火的时日到来,就施行火攻。所以,用火来辅助进攻,成效就显著;用水来辅助进攻,攻势就更能加强。但水却只能阻断敌人,而不能摧毁敌人。搞军事斗争,而不审慎考量和正确对待它可能对社会政治经济各方面所产生的后果,那是很不妙的,而这也就是古语所说财耗师老的所谓“费留“。所以,明智的国君要慎重考虑这件事,贤良的将帅要认真对待这件事。事非有利,就不要行动;非有所得,就不要用兵;非危迫至极,就不要开战。国君不可以一时的怨忿而发动战争,将帅也不可以一时的恼怒而贸然出战。符合国家利益就行动,不合就停止。怨忿还可以变成喜悦,恼怒也可以重新变成高兴,但一旦国家亡了,就不能复存,人死了就不能再生。所以,明智的国君要慎重,贤良的将帅要警惕,这是安定国家和保全军队的重要原则。先夺取其所仗恃的有利条件,而不必同它约期会战。破除成规,因敌变化,灵活决定自己的作战行动。开始时,要像处女一样沉静以等待时机;敌人一旦弱点暴露,就须像脱兔那样采取迅速行动,使它来不及抵抗。眼下,牛辅知道平东将军正在和胡封激战,胡封肯定是凶多吉少,所以他要趁着眼下这个空档借助火攻攻下我军大营。”

    “好个歹毒的牛辅,本姑娘绝对不会让他得逞!”马云騄闻言,不禁怒道。当下所有人对于刘备也都重新新认识了一下,在大家印象中刘备只有一项必杀技:哭。陶谦死,哭;丢媳妇,哭;被冤枉,哭。其实不然(以下评价借鉴于他人)三国刘备,创业艰难百战多,而中道崩殂,身后留下一个飘摇的蜀国,幸赖大才诸葛亮维持,才苟延了多年,然而刘备始终未建根基,东挡西杀这多年,实在也是不容易的。回头望去,穷去一生,胜少败多,多为后世所诟议,那么究竟如何,我们不妨来探究一番。一个军事指挥员,其能力的构成,大体包括治军能力、理论素养、战略规划和战术成败等,其中治军又包括军队训练方法、用人、纪律执行等多个方面,其中前两个为基本要素,是成功的基础和前提,后两者则为检验和证明。历史由于史料缺乏,大体皆以成败论英雄,遂着历史的考证和新的史料不断,能建立历史的内在和必在联系,也能得出一些基本和客观结论,以之观于刘备,如何?对刘备时人是这样看的,“刘备,吾俦也。但得计少晚;向使早放火,吾徒无类矣。”这是军事家曹操遭遇赤壁之败后对刘备的基本评价。而夷陵之败后,“孙权闻先主住白帝,甚惧,遣使请和”。在蜀国,“始,国家以蜀中惟有刘备。备既死,数岁寂然无声,是以略无备预”。这些评价,皆有正史可查,应该说看法还是相当客观的,说明刘备也具备了相当的军事才能。然于后世,评价则往往低于古人很多,原因还是在成败方面流离大半生,而终成蜀国,这是历史的结果,也是其个人的必然。刘备终成一方诸侯,三分而有其一,有大志而终可得,在战火纷飞的末乱世,应该说与其个人军事能力还是密不可分的。当其时,天下分崩,欲图一存身之地,必须靠战争而实现,西川如是,徐州如是,荆州也如是。在历史的这些断面上,一土一寸,在所必争,争的结果是,大鱼吃小鱼,只剩下三条大鱼,吕布完了,袁术完了,袁绍完了,刘表也完了,还剩下了一点点小的地盘没有瓜分,凉州之马超,汉中之张鲁,为刘备所有,入川后把他们打平了,以后魏蜀吴三家争天下,战争的节奏在赤壁之战后明显放缓,达到了军事力量的某种均衡,谁也吃不了谁,天下方有几天太平日子好过,一个大争之世,只有力量平衡,没有分裂,过去是,现在也如是,靠实力说话。刘备在没有打破战略平衡的实力下,以能力抢地盘,地盘抢不来,到头来只落得最终失去荆州这一战略支撑点,可见其战略规划能力还是极其有限的。挟汉中新胜之威,与魏吴争锋,他刘备须挡不住魏军汹汹,更经不住东吴人的背后一刀,不清楚这一点,犯了错误,要检讨,可是刘备不思悔过,又在人生的最后,在夷陵狠狠折腾了一次,正是这次折腾,使蜀国元气大伤,若非魏国领导人换届不久,刘备的蜀国实在是架不住这最后一击的。刘备按捺不住,不依“隆中对”的战略,步步为营,在战略局势逐步向好的基础上,苦心经营,稳扎稳打,以坐大坐强,而是经不住胜利的考验,采取了出击的方式,正不知天下大势的判断失策,无论是谁劝不住,一意孤行,招致兵败身死为天下笑,是以后人有联以评之“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这个评价应该说是十分中肯的。战略规划能力作为军事才能的重要组成和支撑部分,所谓自古“不能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极其重要,刘备“不知天下有变”,断然四处出击,招致大败也是情理之事。蜀中有山川之险,是一向天下出发的基础,向来也有因循自保不思进取的传统,地宜之富庶,也只是一域而已,即便是现在,川之经济基础,无外一域,自保有余,问鼎天下则不足。国无基础,用之军事,没有韧劲,区区一川之隅,瞰制天下难图,失掉了荆州,刘备就认命吧,也许以其多年经营,到头来也就只能这样了。如果不放任关羽出击,见好就收,能紧紧把握变化了的形势,至少不致于连荆州现实利益也保不住。实事上,刘备对荆州方面局势,应该是清楚的,比如关羽与孙权交恶的情况,应能有个基本的掌握,可是,刘备不能见微知著,有期于侥幸一时,在遭遇失败后,仍没有一个基本的判断,不能察言纳谏,再次伐吴,可见心智上的混乱。经过几年的考验,把身后托付于诸葛亮,并说,“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邦定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成都之主。”见之身后形势,再看这样的话,可知也多半言不由衷的,他以李严制衡之,李严德薄,实不足以制衡,假如诸葛真心为权臣,有野心的话,那么刘家的江山不问可知矣。从这些事实论定,刘备为奸雄,一不能长于谋划长远,二不能为将来,布局谋势,还是多所淆乱的。夫德,心之贼也,刘备其奸,诈立于一时,如不死,蜀国政治也可知。德薄之人是见不及远,言不由衷,没有未来的。虽说三国时代,论智不论德,小聪明,大糊涂,这是我对刘备这个人一个最基本的判断。虽然,刘备称雄一时,也有其必然之因,其治军,还是相当有一手的。伴汉末之乱,刘备的个人生涯多在马上度过,能掌兵,多所征战,看其夷陵之战,统众之能,也很不简单。长期军旅,也锻炼了刘备,增长了御军的才干。还有一件事,即完成了荆州撤退,不少人以为溃退,还是可以商榷的。不是携百姓前行,应该说还是大为成功的。撤退于军中,最是不易,兵无战心,将无斗志,在战场夹缝中谋生存,从路线选择,到组织迁移,最是不易。虽然在遭到曹军攻击后,但也保存了骨干力量,为联合孙权破曹,积累了一些本钱,没有大本领,真本事,刘备自身的生存也会存在问题,就莫说什么联合之事了。有人说,赤壁作战,刘备参予不多,但观周郎破曹云云,诚可笑也,刘备也是发挥了莫大作用的。从多种迹象和事实材料观察,刘备治军的才干还是不低的。治军才能,这是战场生存的基本和前提,如果一支军队一盘散沙,何来战斗力呢?有人提出,原在徐州一哄而散的情况为多,一是统非其军,二是将非其人,三者刘备的军事才能也是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我们不能以天生之帅才为难他,更不得以早年成败论英雄。刘备无战略规划之能,但有治军御众之优,于军事学术方面如何?我们知道曹孟德能注孙子,孙权闲暇尚知导人读书,刘备平时学习抓得如何?史上有明载,曾与公孙瓒拜经学大师卢植为师,应该说个人还是读过几年书的,有名师教导嘛,可是后来于军中喜欢的东西,无非犬马,美衣服,无事以声娱自乐,说白了是不怎么读书以提高自身修为的。后在新野,夏侯打将上来,诸葛亮看他在干什么,编毛结毦散闷。这样的将帅,出身贫寒,少时便有大志,并为多人所赏,如易中天所说,有英雄之志,也有英雄之气,空有“髀肉复生”之叹,人生磨砺也不少,不知倍固笼盖吞吐气象,实难有大成就的。我们但观天下之人成就,以各种家名之,刘备有蜀,建极一方,是以政治家而称之,然于军事方面,多所欠帐,应该说是多不成功的。以上种种可见,荆州成败,正是刘备军事才能的一个至高观察点。最后,来说说刘备的用人才能。大争之世有所成就无非人才竞争,这个方面,刘备是有成的,不说虎士如云,军事干部也是彬彬一时的。现在普遍的看法,曹操用人以法,孙权以情,刘备则以义。义就是干部路线的出发点和站立点,要知道为谁而战,招揽乱臣贼子再多,只能自乱阵脚。观之施为,蛮有点高祖“善将将”的意思。然而这个方面,大家对刘备的苛责也是最多最有名的京戏,是刘璋的哭头,盖言刘璋上了刘备的瓜当,致老窝不保,可是我们要知道益州不是他刘璋的,天下虽大唯英雄所据,如果从最高仁义道德去尺度刘备的话,也是十分荒唐可笑的。在人们各自其私的封建社会,这是一个基本事实,刘备夺益州,还是天公地道的。说什么刘璋对刘备多么信任,其实他们也是建立在相互利用的一个基础上。如果存了刘璋既对刘备信任,刘备就发其私心夺了刘璋地盘的呆念想,也未免太迂腐了。

    天下英才虽多唯德者治之,刘备这个人每走一处大有人缘,这是事实,像赵云这样的人终为刘备为用,非虚也。所谓英雄投英主,本身也是互相选择的一个过程。观之周围,大多数将领始终不离不弃,果为难得。既遭遇孟达之叛,后又有老马识途之功。来了就不愿走,跟着他虽苦,但受尊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