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最快更新无耻家族最新章节!

    华银财团的厉害主要取决于大股东——“中国Shun家族”资本雄厚。

    全球十大资本管理公司AIG、高盛&黑石、英国富信(道富银行)、先锋、瑞士联合银行、摩根士丹利(大通)、富达投资、安联、华夏ING、德意志银行总计托管着24.70万亿美元的国际资产。

    “中国Shun”的家族信托资产……中美政府、华尔街,包括华银财团内部,整个国际层面的各方对“中国Shun”家族财富总量估值是在1.3万亿-1.5万亿美元之间,占全球金融市场主要流动资本的1/25,也是全球公认比沙特王室更富有的世界第一富豪家族。

    然而,这个估值比实际数字低了一半规模,鲁博士的核算结果是2.93万亿美元,距离3万亿美元只有一步之遥。

    华银财团的另一个厉害之处是小股东真的太厉害,基本都是国内最强势的一批企业家。

    太厉害也是一个麻烦事。

    这群小股东不仅内部撕的很猛,对外更是大撕特撕。

    王佦、陈大桥、史立荣、陈安邦、董小姐、雷总、马总……都是一群撕逼的高手,乐此不倦的狂撕对手,从公立医院到民营医疗的莆田系,到太平洋建设,到华为、联想,到海尔、美的,到汽车业,到国有金融系统,甚至连各级主管部门都敢正面开撕。

    这是真嚣张。

    这些小股东敢在国内这么嚣张,除了华银财团的体量和重要性,更重要的还真是倚仗徐腾这个大老板的地位,有徐腾在幕后,这些小股东真是谁都不怕。

    即便他们正面开撕部委的政策,让各级部委很被动,部委那边也只能派人和徐腾说一声,让徐腾稍微管一下。

    徐腾能说什么?

    他只能说,我们华银财团一直是这种军阀体制。

    前段时间,史立荣、雷总、董小姐刚和Lenvo集团开撕过,炮轰对方既无技术,又给英特尔当走狗,撕得鲜血淋漓,撕得Lenvo集团在2016年一季度的国内销量暴跌三成。

    这一次的开撕迫使Lenvo集团承诺,将会继续维持中立,同时使用华腾电子和英特尔两种芯片,这也是信息产业主管部委在幕后施压的结果。

    政府层面虽然一直没有明确规定,说是英特尔系的CPU主板不能纳入政府采购清单,但在技术指标的设置上绝对是完全有利于华腾电子的华酷、雷龙、影龙系列芯片。

    华酷、雷龙、影龙三个系列,华酷是华腾电子单独研发,雷龙、影龙则是华腾电子和AMD合作研发,其实在华腾电子旗下,AMD的CPU团队完全纳入华腾电子,所谓合作研发只是继续在海外使用AMD的品牌和营销渠道。

    三者的技术都是源自华腾电子集团在2012年推出的HTX8480,这是一个标志性的新平台,与英特尔Corei5-2300架构处理器的性能基本一致,优点是功耗低,甚至逼近英特尔Atom、VIA的Nano系列的低功耗架构。

    相比英特尔的Corei5-2300微架构,HTX8480向精简指令集跃迁的幅度要大的多,当初的研发成本也高数倍,一次性奠定了华腾电子集团在X86CPU市场的空间。

    在国际CPU市场上,华腾电子和英特尔形成了极大的差别,华腾电子的华酷、雷龙、影龙都是以低功耗和稳定为优势,英特尔则以高性能为优势。

    加上美国对华技术禁售,以及中国对美反制“禁售”政策的因素,华腾电子实质性的垄断了国内商务PC和超算CPU市场。

    Lenvo集团想利用自身在国内的人脉,联手英特尔,让英特尔再度挤入商务机型和公务采购清单范围,对华腾电子集团构成伤害,迫使华银财团退让,在Lenvo集团小幅让步的基础上,重新让Lenvo集团的PC产品进入华银财团掌控的国内线下销售渠道,以及保证线上销售渠道的公平性。

    双方在政治层面的搏弈,最终还是华银财团占据优势,政府层面设定采购标准不变,将英特尔,以及完全使用英特尔阵营的Lenvo集团卡出一季度的各级政府、央企和事业单位采购清单。

    线上渠道,华银财团采取的是一种隐蔽的不公平竞争,线下渠道则是直接将Lenvo集团踢出局。

    社会舆论层面,从网络到纸媒,到电视平台,双方更是血撕,不留任何情面的相互开撕。

    整整一个季度杀下来,终究还是徐腾这边的小股东们撕赢了对手,将Lenvo集团的股价撕掉一半。

    其实在政府层面,各级主管部门和地方政府都在劝架,你们都是民族企业,不要撕了,不要内斗,各退一步不就好了,你们这样搞,我们也很为难啊!

    双方一直开撕到3月中旬,Lenvo集团终于扛不住了,杨远清董事长再度飞抵江州和徐腾重新谈判。

    确切的说,杨总是史立荣、董小姐两个人谈判,徐腾只是庄家,坐在这里为双方做一个见证,除了徐腾,还有一位和柳总是同辈份的资深联席合伙人——神州电器集团“中国家电南派教父”的李东盛,一同出席,也算是做个见证,为两边调解一番。

    每个国家都有自身的文化和习俗,中国的生意场自然有中国式的规矩。

    如果是柳总这种京津冀地方财团的BOSS亲自过来,大致还有资格和徐腾面对面谈一谈,柳总说自己老了,已经不再过问Lenvo系的生意,不愿意亲自投降认输,只派杨远清过来,那就只能和史立荣谈判。

    不客气说,如果不看对方的辈份,徐腾在国内商界的地位怎么都比柳总这种半吊子的小财团理事长高一级吧?比之杨总更是高出两三级。

    商界有商界的规矩。

    徐腾亲自在现场给双方做个见证,只要谈妥了,谁都不准轻易反悔。

    按照Lenvo系此前的惹事程度,甚至妄图利用关系和金融系统合作,将徐腾搞进牢里的企图,徐腾就是弄垮Lenvo系,各方也不会说什么。

    可不管怎么说,Lenvo系是京津冀的地头蛇,政商关系复杂,与京津冀的那些地产大亨、产业大鳄、金融系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徐腾真要将这个地头蛇弄死了,各层级政商两界和学术界都会更担心华银财团尾大不掉,彻底垄断国内商界。

    Lenvo系其实也就只剩下这一个谈判筹码。

    整个上午都在谈判,就在徐腾的这间重新装修过的48楼办公室,与去年10月,徐腾和杨总的那次分手谈判时不同,这里又恢复到徐腾往年喜爱的那种春园野竹风格,七百多平米建筑面积,一半用来布置四季竹。

    这一次不再是前几年的地中海魔幻主义风格,也不是早期的晚明风格,而是唐宋时期的古典装饰风格。

    这也象征着徐腾的风格,变得更圆润,更中式,不再强调中西合璧和现代主义。

    这是一个阶段,一个境界。

    2007年以前,徐腾在国内商界的地位没有那么高,华腾工业联合体和长江经济带都处于刚起步的阶段,大局势下,他自然要低调,要主动融入大佬们的圈子。

    2007年到2014年的这个阶段,徐腾忙着洗钱,忙着国际化,忙着搞好华腾工业联合体,自然要强调自己的科技优势和国际化。

    到了今日,大局已成。

    徐家的洗钱工作结束,整个华银AIG财团和华腾工业联合体都进入一个很稳固的新层次,在徐腾这个三十而立的年纪,他的意境和胸怀也提前踏入“四十不惑”的新层次,甚至是“无欲则刚”和“五十知天命”的层次。

    另一方面,华银AIG财团在全球的国际化推进和并购,基本达到了前所未有,根本无法再进一步的地步,徐腾也就犯不着再谈什么“国际化”。

    现在的徐腾,做生意的思想就是“以我为主”,你们爱咋咋地,国际舆论、日韩财团、欧美财团和国际资本力量服与不服,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简而言之,徐家的钱都洗的差不多,过去的那种利用金融危机溢价、高价兼并海外企业的浪潮彻底终结,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以现有华银AIG财团为基本盘的新时代。

    现在的华银AIG财团轻易不兼并,只需要一个个的杀死竞争对手。

    这就是徐腾的“无欲则刚”、“以我为主”。

    同样,对于华腾电子与Lenvo集团的这一次谈判,徐腾的态度也是顺其自然,谈成很好,谈不成也无所谓。

    双方就在徐腾的见证在,在李东盛的调解下,终于在中午11点前达成协议,重新将Lenvo集团纳入华腾工业联合体和IAS体系,Lenvo集团承诺与TCL、惠普达成联合采购协议,也就是在国内市场更多的采用华腾系CPU主板和显卡GPU,而在国外的出货量,华腾系与英特尔-英伟达各占一半。

    这只是协议的一部分。

    Lenvo集团的营销渠道,将会完全交给阳光集团,与阳光集团掌控的其他线下渠道整合,这是Lenvo集团过去一直不肯退让的地方,也是徐腾和柳总之间长期不能共存的原因。

    这个协议达成后,意味着Lenvo集团将不再控制任何线下渠道,与华腾电子、神州电器、惠普、VIVO、OPPO、米科技一样,渠道控制权都在阳光集团手里。

    各家公司只负责科研、设计,生产交给华腾工业联合体的OEM企业负责,线下渠道交给阳光集团,从销售到维护,都是阳光集团负责,线上渠道交给众趣集团,物流交给江泰集团。

    对客户来说,你去商场,去专卖店,去超市,去苏宁,去国美,不管买谁的电子电器产品都是同一个团队在幕后负责,维护也是同一个团队负责。

    你在线上买,价格要便宜一点,售后维修服务还是同一个团队负责。

    实际上,不管你买哪个品牌,哪个型号,采购、生产都是同一家公司负责,差别只是软件和品牌,以及配置的不同,电脑、手机、家电都是如此。

    汽车领域是与之类似的框架,整个宝福华联盟+长安+吉利+东风+上汽,完全是同样的采购体系,甚至在整个研发领域,宝福华联盟都是同一个平台系统,在国内的销售也都是华银财团控制。

    这是一种软垄断,你看不到的垄断。

    上午的会议开完,签了字,徐腾就让大家离开,中午吃一个和解的商务聚餐,下午继续谈细节。

    他和李东盛还有一些事要谈。

    在中国做生意,渠道为王,而华银财团的渠道是真正的中国商界之王,这是各个方面都很难直接观察到的,只有做生意的竞争对手才能体会到。

    神州电器集团这些年在华银财团的渠道支撑下,已经逐步在各个领域超过海尔、美的、格力、创维、海信这些竞争对手,液晶LED电视市场有华腾,空调市场有科龙,冰箱市场有容声,洗衣机市场有小天鹅,热水器、油烟机、厨房和小家电市场有美菱,全品牌的TCL更是雄踞各个领域的中国家电之王,在欧美市场则是通过伊莱克斯操作。

    这个行业,利润微薄。

    李东盛每隔一两年就会启动一次价格战,将日系、韩系清除出局,在欧洲,在美国,在东盟市场也是一路血洗对手。

    他手里的品牌多,高中低档都有,每一次都是针对一个产业,空调、洗衣机、电视、冰箱轮流打。

    特别是在国内,仗着渠道、物流和采购成本低,科研力度强,基本将对手打的只能采购华银财团的配件体系。

    这就是东边不赚西边赚,家电不赚,面板、压缩机这边再赚回来,将对手打的没有余力搞科研。

    做生意,各有门道。

    徐腾和李东盛的门道就在于华腾高科不整体上市,用财团的利润在华腾高科做科研投资,支撑神州电器集团的技术进步。

    这么一路打了十几年下来,神州电器集团在高中低端都跻身国内第一,现在终于有能力靠自己的研发体系撑着场面,和华腾高科联合研发,不再完全依赖华腾高科的技术补贴。

    生意就是这么做的。

    李东盛在国内商界的辈份高,虽然不是华银财团的副理事长,地位也不输给李达霄,和徐腾谈话就是平起平坐,不用像史立荣、马枟那样谦卑。

    话说回来,做生意这种事,老李是徐腾的半个师傅,怎么搞人事,怎么搞物流,怎么搞渠道,这些东西都是老李倾囊相授,一起商量,为徐腾提供各种建议。

    国内家电市场这一块,老李暂时没有什么担忧,欧洲市场在兼并伊莱克斯后,基本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这一次,李东盛主要是和徐腾商量一下在东盟和美国的竞争策略,想要在东盟、美国,打垮日系、韩系,难度还是比较大的,美国电视市场基本是韩系的三星、LG独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