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最快更新无耻家族最新章节!

    2016年其实是很有趣的一年,徐腾也有很多事是没遇过的,有些事在预料之中,譬如国内外的LIGO机构分别探测到引力波的大事件。

    这是徐腾在国内最早投资的一个基础科研项目,累计花了60多亿,效果还是不错的,到2016年的2月份,累计测到了三次引力波,特别是2月份的这一次最明显,最有意义。

    有些事则不在预料之中。

    譬如,华银财团和Lenvo集团的分分合合。

    华腾电子集团在CPU、GPU的两块业务规模是比较大,目前是国内极少数能与英特尔、英伟达同时抗衡的力量,自成一体。

    这就是徐腾希望与Lenvo集团好聚好散的原因,毕竟Lenvo集团依旧是全球最大的PC制造商,占据全球15%的市场比例。

    Lenvo集团和Lenvo系这个小财团不蠢,即便他们继续使用华腾电子集团的CPU,最终还是会被华银财团旗下的整体性阵容慢慢绞杀,既然如此,索性干脆的撕破脸,彻底放弃。

    华腾系有两个主板及显卡制造商,一是华腾电子集团旗下的华通电子技术公司,立足自身的华酷CPU、彩星GPU,自行设计主板及显卡;另一个TCL旗下的TCL技嘉电子技术公司,既做华腾AMD的主板,也做英特尔+英伟达主板。

    Lenvo集团的策略很简单,一、停止采购华腾系的CPU、GPU、主板显卡,完全投奔英特尔阵营;二、通过舆论造势,提前抢占道德优势,避免华腾系用“国产牌”指责Lenvo集团是汉奸。

    华腾电子集团的联席合伙人,史立荣,这位全球通信、智能手机、半导体芯片的大佬亲自出面主持这场中国PC产业的大战,拿出华腾电子去年在欧洲和美国申请专利高达4700项,相当于飞利浦和三星总和,相当于70个Lenvo集团的宣传战,推出蓄势已久,拥有AI功能的华腾PC、笔记本电脑和新型号的平板PC、智能手机、智能腕表,全面迎战Lenvo集团。

    这是一场大佬对大佬的决战,但要是用势均力敌来形容这场战役,那就未免太抬举对手了。

    华腾系的华腾、TCL、惠普三家,在2016年的一季度PC出货量,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市场,集体完爆Lenvo集团,华通AMD系的CPU+GPU出货量,也和英特尔+英伟达的联盟分庭抗礼。

    在经过一系列的股权置换后,现在的华通AMD实际上就是华腾电子集团的控股子公司,以HAT&AMD的名义在纳斯达克上市。

    华腾电子集团的GPU业务来自AMD,AMD的GPU业务又来自于ATI,华腾电子的移动图形处理器adreno,同样也是来自于ATI。

    英特尔和英伟达一直无法合并,但已经是联盟体,相互技术支持。

    华腾电子则是自成体系,在PC端稍弱于英特尔+英伟达,在移动端则碾压这两个对手,与高通分庭抗礼。

    华腾电子最大的优势就是体系完整,自成一体,可以说是技术上更强势的苹果,这一次和Lenvo集团彻底撕破脸后,终于推出自身的全品牌业务,将PC和笔记本也推了出来。

    史立荣的策略很简单,复制苹果的成功经验,自身的华腾品牌自成一体,从芯片到主板、显卡、存储、显示器的完全一体化,全产业链的硬件和软件系统的强强联合,玩的就是高技术附加值、高工艺和艺术设计。

    另一边,同一派系的惠普、TCL则都走兼容路线。

    做为对Lenvo集团的报复,史立荣联合华银财团的阳光集团,将Lenvo集团从整个渠道体系驱逐出去。

    资本家之间的道德争执和舆论炒作,说到底都是为了钱。

    Lenvo系先发难,就是要将对手置于不道德的位置,一边可以停止采购对手的产品,一边迫使对手的渠道继续向Lenvo集团开放。

    史立荣只能说,你想的倒挺美。

    双方从舆论战打到价格战,打到渠道战,最终还是证明了一个真理,有技术,有口碑,有渠道的一方才是王者。

    2016年的一季度,Lenvo集团在国内的出货量大跌27%,海外出货量也小跌5%。

    华腾PC、笔记本一经推出就挤入国内五大PC品牌,出货量占市场的14%。

    这个业务其实不赚钱,但是,华腾电子必须做,必须要保住自己的X86系列CPU和GPU的业务规模,英特尔+英伟达阵营有戴尔、Lenvo、华硕,华腾电子只靠一个惠普,一个仅在国内有销量的TCL,肯定是不行的。

    何况惠普、TCL都是两个阵营都做,华硕、Lenvo都只做英特尔+英伟达阵营,戴尔虽说两边都做,其实也是站在对立阵营。

    品牌机这一块,失去了Lenvo集团后,华腾系根本不占优势,光靠DIY市场撑不住的,只能推出新的华腾品牌去挤死Lenvo集团。

    双方在政府事业单位、央企、商务机型的订单争夺很激烈,史立荣毕竟背靠华银财团,控诉Lenvo集团完全投奔英特尔+英伟达,为了一己之私不搞科研就算了,还要扼杀国产CPU和GPU。

    双方的舆论大战和渠道大战超级精彩,堪称是2016年的IT商战史上最精彩的一幕大戏。

    对徐腾来说,这是下一个层级的战斗,他不用太关注,因为在他这一个层级,华银财团与国有金融系统的决战已经结束了。

    很多事,起于金融之战,也将终结于金融之战。

    别看徐腾一直在江州不动声色,没有给证监主管部门压力,其实是因为不用他直接出面施加压力。

    解铃还需系铃人。

    虽然证监部门不愿意自行打脸,迫于各个层面的压力还是要给徐腾和华银财团一个更公正的说法,要给一个清白。

    2016年3月17日,证监部门再度给出一个新的全面调查,举行记者发布会,公布了对华银财团在A股投资业务的普查结果。

    这个报告例出了正反两方,一方是以华银财团为代表的正方案例,另一方是国内各种商业资本操控股价的反方案例。

    华银财团的正方案例以华腾公司投资浪潮公司、中南钢铁集团、五矿集团、农行为例,帮助对方重组和消化不良资产,提供融资、企业咨询和海外投资服务,履行投资股东的职责,通过长期投资,获取红利和股价增值。

    这就是典型的巴菲特式操作。

    在国内,能玩这一套的基本只有徐腾,而且涉及了A股最优质的300+上市公司,构建了一个中国优质企业联盟的华腾工业联合体。

    反方案例来源广泛,譬如证监部门最近刚惩罚某万×集团继承人,通过控股投资公司,利用多达6层资金暗道,召集200多家万×系供应商虚构业务、虚签合同、虚减成本、虚增收入、虚构存款等手段,操控9好集团股价。

    譬如,唐家班系利用割韭菜的自卖自买手法和沪港通,操纵国内多家上市公司股票的案例。

    这样的反方案例很多,证监部门一次举例了二十多个,都是去年一年查处的案子,包括险资失控等等问题,Lenvo系旗下的联宏、君联、联创也都榜上有名,各有一桩不大不小的案子。

    谁是中国股神,谁是中国资本大鳄,一目了然。

    在这件事上,即便这个主管机构最终180度大转弯,转而为华银财团站台,在徐腾看来,也是智商欠费的典范。

    徐腾现在也懒得和这些层级打交道,安安静静的在江州做自己的生意,做他的理事长,梳理各个方面的工作,一是立足IAS体系进行整个华银AIG财团的“深化整合”;二是做好一路一带的布局。

    在江州,他是很洒脱的,事务虽多,总能井井有条的生活着,工作着。

    徐腾在很多繁华美丽的国际大都会生活过,真要说最美,肯定还是纽约上东区,但要说出一个真正能让他满意的城市,永远都是江州。

    做为“中国华腾工业控股集团公司”的总部所在地,江州也是华腾高科、华腾电子、华腾汽车、华腾医学、华腾精工集团、腾讯集团、江泰凯悦集团、永泰化工、万博集团……14家世界500强企业的总部所在地。

    这是整个华银财团的科研中心。

    徐腾在江州是精密的,也是温馨的,他这一生里,大多数的朋友和家人都生活在这座城市,他和这些朋友用自己的力量,用他们年轻一代的审美方式,用他们的生活乐趣,亲手建筑出这座美丽的城市。

    古城区的古朴传统与商业步行街,老派的别墅和大学旧校区,江岸区CBD的现代和摩天大楼,西城区的高科技园林立,大学城的青春热浪和创业热潮;北城区的化工与能源,西江区的科研基地和工业厂房。

    整座城市南连嵍山,北有庐江湖,三座大桥和两条地铁线路横跨长江,将这座长江两岸的城市连成一体,四十多处公园各有别致,湖泊相连,尤其是城南的紫龙山公园覆盖了城区1/7的面积。

    徐腾和夏莉每周都可以抽出时间,和大学时代的朋友聚会,彼此多已成家立业,有时连孩子也带出来,就在草原牧场这种有儿童乐园的平民餐馆聚会。

    在江州的生活,对他们夫妻而言是开心的,喜悦的,自在的,惬意的。

    即便在饭店、街上、超市偶尔有人打扰合影,大多也是华银财团的员工,因为这座城市差不多有1/5的人口直接,或者间接的受聘于华银财团。

    这一周是丹桂园七结义的聚餐时间,因为齐小鹏终于决定再婚了,求婚很成功……其实女方等了半年,不知道通过夏莉催促了多少次。

    每一次到徐家抱怨齐小鹏死活不想成婚时,徐腾和夏莉都会哈哈坏笑,安慰对方耐心的,毕竟两人都是二婚,有心魔,可以理解。

    谁能想到啊。

    转来转去,居然是阎小青。

    阎小青大学毕业之后在江泰集团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拿了陈健的一笔赞助去美国留学,就读于卡内基梅隆大学,后来去了自己心中的圣殿麦格劳希尔出版社,还是做翻译工作。

    人就是这样。

    实现理想才意识到,理想连狗屁都不如,一切都只是自己想象的太美好。

    阎小青在美国和一位留学美国,居住在纽约的学长结了婚,又离了婚,2014年狼狈的带着孩子逃回江州,最后在夏莉和萧姐打理的华夏自然保护基金会工作。

    她现在肯定有点后悔,那时如果不离开江泰集团,现在怎么也能混个高级,或者中级合伙人的位置。

    反正都过去了,她也不提了,平时帮夏莉处理那些基金会的事,收入还行。

    齐小鹏对她一直有点想法,毕竟高中时代暗恋过,两人性格也挺合适,在人生道路上都属于那种屡屡撞墙的。阴差阳错,两人居然谈上了,凑活也能过。

    江师大西门街的丹桂园饭店已是有着二十年历史的老店了,这是徐腾和陈健最早涉足生意场时,投资的第一家物业,后来成了江泰集团旗下的高档饭店连锁品牌之一,主打湘菜、泰国菜和南美菜系,辣,酸辣,配酒一般都是来自南美的小拉菲和新西兰云湾,国内红酒则是云南红为主。

    西门街这一家,07年的时候重建过,有六百多个席位,四人桌为主,包厢五十多间,有大有小。

    徐腾、夏莉、蒋英毓、陈健……这些老友记,一般都是有7号包厢,位置偏僻,空间大,隐私性好。

    因为齐小鹏和阎小青要结婚了,今天来的人特别多,柳俊生、宫钥菲夫妇,顾晨和赵普都来了,陈玉龙也来了,大家喝着酒,想起以前的一些旧事都觉得好笑。

    赵普一时激动,将第一次聚会时,陈健在卫生间告诉他们一瓶酒价格是好几千时,1404宿舍的另外三个男生当时就懵逼了,都在骂蒋英毓太黑了,完全就是一个酒托。

    蒋英毓和夏莉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徐腾想一想也觉得好笑,那时候,他其实还真是蛮紧张的,一瓶酒三百多美刀呢。

    人生真的过得好快啊!

    此时的徐腾大致看一眼,蒋英毓、夏莉、杨滟、宋媛媛、孟小梦都结婚了,孩子都上幼儿园,上小学了,齐小鹏转来转去,最后居然和阎小青在一起,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和奇迹。

    陈玉龙这些年变化也挺大的,终于说了一个旧事,当初在车里看到丹桂园七结义时,他也是很愤怒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