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最快更新无耻家族最新章节!

    在网文大潮兴起之前,徐腾先给自己弄了一个概念——幻想系作家“夏天”。

    玩概念,他是高手,其实也只会玩概念,这是职业特长。

    这个概念让他不必局限在科幻小说的领域,从小说,到游戏,他都开始玩,几周前刚正式签约代理《魔剑》,现在就开始进行新闻推广,幻想系作家“夏天”操刀主持欧美顶尖网游《魔剑》运营。

    不仅要代理,还靠才华吃饭,要主持《魔剑》东方版的再创作,其实就是玩一个大私服,当然,话得说的漂亮点,毕竟在这个装逼的万恶年代,不装逼没法混。

    装逼要装全套。

    夏天大神说了,《魔剑》的游戏音乐要重新制作,也是他亲自担任艺术监制,并且邀请谭楯大师负责具体的配乐和编曲。

    夏天大神还说了,要创立夏天音乐工作室,跨界装逼。

    虽然徐腾是音乐系的f级白痴,没关系,顾晨懂,他只是负责装逼卖帅。

    中国人是很擅长变通的,很会做生意,既要逼格,也要赚钱,美国人就很难说了,特别是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这家wlofpack公司。

    wlofpack公司的总裁是carl-lumbly,前westwood-studios公司《命令与征服》的主创,自恃甚高,对自己制作的游戏很满意,忽悠大师杨富友努力和对方沟通了几次。各种好话说尽,各种理由说了几遍,一点效果都没有。

    对方根本看不起天天公司,也无意配合这个东方版计划。因为天天公司持有wlofpack公司接近1/4的股份,这才按照协议分享了一部分源代码和指令,派了一个基本要被他们辞退的技术员协助工作,此外再也没有其他支持。

    徐腾本来就是想安静装逼,弄个《魔剑》东方版总策划兼艺术总监的头衔,牛逼都吹了。结果惨遭美国人打脸,这真是没法忍。

    徐腾怒了,怒了也没用,他根本不认识游戏产业的专业人才,他找神州传媒救急,神州传媒很惊诧。他们还缺人呢。

    幸好。

    天天公司三大总监之一的屠老师屠咏不愧是人事总监,不愧是间谍大师,不愧是在中关村混过,关键时刻,居然通过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找到了一条不太靠谱的线索。

    屠总监不敢保证消息确凿可靠,据说。通州宋庄那边有一个游戏工作室,有一批很精英的人才,正在埋头苦干制作一款pc游戏,游戏策划、美工、程序全部是现成的,关键……还是据说,这家小工作室正在到处借钱,穷的揭不开锅。

    徐腾很着急,被美国人打脸。能不急吗?

    他也不管消息真假,搞到对方的住址电话就立刻飞往首都。

    徐腾、陈健,还有对北京很熟的史上最差三陪——朱培培,三个男生乘坐私人飞机,直飞北京。

    澳门富亨博彩旅游集团旗下有一家华瑞航空公司,专营私人和集团商务飞机的租赁业务,拥有三十多架大中型商务客机。

    只要是在东南亚、中日韩的范围,身家几亿的老客户想去澳门大赌特赌,都可以享受这种专机接送的福利,一个电话,北上广、东京、首尔、台北这样的大都市,三个小时内直飞澳门机场,全程接送,让你尽情豪赌。

    徐腾昨天和何嘉莉说了这个事,只说是这两天要去北京,不知道能不能谈妥,何嘉莉夜里就从上海调了一架豪华机舱的庞巴迪挑战者604。

    这真的帅啊。

    徐腾凌晨时分登机,一袭登喜路西装,斜纹深浅蓝色的领带打着温莎结,还特意在胸袋插着帝芙妮蓝的娘炮级丝巾,文艺逼格爆炸。

    陈健也是一身登喜路的西装,朱培培还是登喜路,只不过是一款休闲西装,甚至连三人随身携带的拉杆式旅行箱,都是一模一样的登喜路黑羊系列新款。

    男生嘛,撞衫无所谓,要的就是将登喜路穿成校服的高逼格。

    “传言是真的啊,领导果然是何嘉莉董事长的小白脸。”朱培培的绰号是“史上最差三陪”,刚在机舱里坐下来,就挑最打脸的话说。这家伙也是装逼界的小王子,长着三陪的脸,三陪的身材,偏偏没有做三陪的觉悟,一不会客套,二不会说话,三不会喝酒。

    徐腾直接带上耳机听cd,对于这种传言,他一概不予回应。

    这张cd是夏天乐队的小样,母带直接拷贝了一张,录制过程很艰难,到现在才录制了三首歌。

    这几首歌都是徐腾自己“创作”,或者是主创之一,夏莉在经过广州和韩国的两次专业培训后,发声方式有了一些改变,很洋气,中音很好,很厚实,蒋英毓更是这种类型。

    谭楯是拿过奥斯卡最佳电影配乐的大师,不负盛名,对这几首歌的把握和编曲都很精妙,逼格很高,艺术气息浓郁,用了很多比较少见的民乐器,如月琴、阮之类的。

    徐腾听在耳里,感觉很舒服,慢慢就听睡着了。

    这张专辑对他来说,也非常重要!

    六年苦练,一年开拓,他的文艺装逼路逐渐迎来一个收获期,音乐、文学、电影……都开始显露成效,连天天公司的生意也是装逼流,不****格的,坚决不做。

    别人搞网游是要捞钱,他还是冲着装逼卖帅去的。

    徐腾这一次要找的人叫柳坤,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去年底从金童软件离职,找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组建一家刀剑工作室,九个人。众凑五十万的资金想要开发一款属于他们的游戏。

    为了节省开支,这些人选择在通州宋庄这个偏僻的画家村创业,还是最偏僻的四合院。

    朱培培的履历有点复杂,曾经幻想做一位现代派画家。大一时有一半时间没在长江学院上课,而是在这一带混迹,对这里的门路很熟,拿着对方的门牌号,很轻松就找到了地方。

    五月的首都,清晨凉爽。

    徐腾昨天刚和对方联系上。通了半个小时的电话,早上9点左右就已经抵达,进入这个四合院时,对方一群宅男宅女刚起床,衣衫不整。

    三个女生站成一排,穿着各种古怪的睡衣刷牙。大概是见惯了不修边幅的宅男,忽然看到三名西装革履的青春帅哥,将嘴里的牙膏沫子吐的满院子都是。

    那个叫柳坤的团队经理也才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很宅,同样一身睡衣,朦朦胧胧的揉着眼跑出来,看到徐腾三人。愣了很长时间。

    徐腾主动和这人握手,大概介绍一下,对方才终于明白徐腾就是昨天刚联系上的那个投资商。

    “不好意思,我们这边天天加夜班,作息时间有点颠倒……屋里坐吧,我们进去谈!”柳坤没想到对方效率这么快,昨天还说是在江州,早上就杀了过来。他内心有点小尴尬。没想到投资商这么年轻,这么帅……晕,还是三个,估计都在读大学,穿的这么高端上档次,什么意思嘛?

    柳坤的观察力不错,美术系毕业,很轻易就发现徐腾三人都别着长江学院的校徽,不知道是什么学校,但能将这种大奢级别的三件套西装穿成校服,也确实很牛逼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