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最快更新无耻家族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东电,东方国际电力投资集团公司。

    1992年成立于香港,总部设于首都,在全国114家央企中,这绝对算是最年轻的几家之一,但得益国际资本的运作和国内电力产业的井喷式发展,速度崛起为全国四大电企之一,资本实力雄厚。

    苏小琳是东电集团最早的创业者,那时,她还很年轻,在东电集团工作了十七年,见证了东电从无到有的历程,对东电有着很强烈的感情。

    任何一个企业的高速发展期都是会结束,在未来五年,东电还有大量的电厂新建项目,2008年的4万亿,也让东电获益匪浅,在全国新增了17家火电厂,通过和中润集团、华银财团的合作,也保持着水电领域四巨头之一的宝座。

    5年后,怎么办?

    苏姐完全不清楚,可以预期的市场,原本可供未来十年开发的市场都被4万亿提前吃光了。

    通过和陈健的特殊关系,她也拿到过华银财团内部的多份“全球经济评估预测报告”,大致很认同华银财团的判断,全球经济在未来十年都将难以翻身,中国经济的增长也将日趋下滑,稳定在6%的增长都会有一定的压力。

    这个判断的大原则很简单。

    现在全球贸易的主要逆差负担国是美国,而美国在次贷危机之后,未来虽然会继续承担全球每年超过8000亿美元的逆差,但这种趋势恐怕会很难持续太久。

    一旦美国要尝试缩小逆差,甚至是不再承担这些逆差,全球贸易就要崩溃了。

    在全球贸易体系中,没有贸易逆差,就没有贸易顺差。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贸易顺差国,美国是全球最大的贸易逆差国,中国将贸易顺差所得的美元借给美国,保证美国经济能够继续“健康”运转,继续承担全球的主要贸易逆差,确保中国继续雄踞全球主要贸易顺差国的宝座。

    在过去十年的全球贸易体系中,生意就是这么做的。

    对所有的发展中国家而言,有贸易顺差就有经济增长,有gdp的增加,就能对全球经济增长做出贡献。

    总之,全球经济目前最大的问题很简单,在美国很难继续承受更多贸易逆差,也无意承受更多贸易逆差的局面下,全球范围内,还有谁能承担中国经济增长带来的贸易平衡问题?

    中国经济要成长,贸易顺差就要扩大,其他经济体的贸易逆差也要随之扩大,美国不愿意承担这个重任,总要有别的国家来承担。

    谁?

    没有。

    过去十几年,全球贸易体系的那一套玩法要崩溃了。

    另一个问题,美国不愿意承担更多的国际贸易逆差,中国只能减少购买美国的国债,用美元支持其他国家经济发展,扩大其他国家的贸易逆差承受能力,保障中国的出口稳增长。

    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但又会惹出一个更麻烦的问题。

    没有中国持续扩大购买美债,美国又要保障美元的正常回流,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加息,让其他国家和国际资本购买美债。

    全球经济都这个鸟样了,美国还要加息自救,那不是更完蛋?

    这是一个悲剧式的恶性循环!

    中美关系为什么很重要,原因就在这里,中国是最大的贸易顺差国,利用顺差购买美债,维持美国继续承担全球主要的贸易逆差,共同保障全球经济的稳增长。

    这个循环一旦被打破,现有的全球贸易体系也将崩溃,全球经济就会迎来21世纪的大萧条。

    obama总统后来要搞ptt,就是想要另起炉灶,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循环体系,在这个新体系中,美国不用承担更多的贸易逆差,而美国贸易逆差的主要获益方,将会从中国变更成越南、墨西哥、日本、新加坡、澳大利亚,这些国家则有责任配合美国,遏制中国的发展。

    想法很好,但对美国人民而言,这他妈有差别吗?

    obama总统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反复强调,这一招专门用于克制中国崛起,这倒是大实话。

    重点……ptt可能导致美国流失的工作岗位,完全是共和党的票仓,而可能让美国增加的工作岗位,完全是民主党的票仓。

    fk,不能忍啊!

    所以,华银财团的智囊机构——亚太经济研究院对未来十年,甚至是未来二十年的全球经济发展趋势都是持负面看法。

    东电集团的董事长苏小琳,受华银财团的影响是很深的,她不会对任何人说出自己的担忧,包括在集团内部的会议上,国资委的一些座谈会上,她也总是很乐观。

    这位苏姐的内心深处其实是非常忧虑的,因为4万亿已经吃光了未来十年的电企成长红利,5年以后,东电的成长空间基本就没有了。

    4大电企中,东电是资历和盘口最小的,最容易被整合的,中央现在又不断推进央企的内部整合。

    苏姐其实特别担心,资历和实力最浅薄的东电,未来很可能会被兼并,而她也可能会被调离东电,失去这个舞台。

    对她来说,这简直像是一个人间末日。

    苏姐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企业家,或者说,已经有主管领导暗示过她,东电可以考虑和另外一家电企合并,这家电企是电力系统的老大哥,这种合并也有利于在中国电企在海外市场的开拓——众所周知,国内市场的机遇确实不多了,火电严格控制,水电开发接近零界点,核电只是两大核电集团的势力范围。

    她当然不甘心,辛苦十七年,难道要为别人做嫁衣。

    关于这件事,徐腾其实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央企的内部重组不是今年才出现的议题,而是2002年就已经启动,只是内部阻力巨大,各方肘制,迟迟没有进展罢了。

    所以,事实就在眼前,除非中国经济改革在这种多方肘制中彻底停摆,否则,央企重组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或者就是五六年后。

    其中原委,具体的原因,即便是在2009年,身为这个国家顶尖层次的人物,苏姐和徐腾显然都有各自的消息来源。

    苏姐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

    徐腾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应对之策,当然,他知道苏姐的担心有点多了,从他的角度来看,电企整合在中央的决策顺序中排位是比较靠后的,反倒是苏姐自身有危机。

    徐腾和苏姐强调过很多东西,都是由陈健中转的,劝说的效果不大,这位苏姐做为国企董事长,个人生活开支是有点太奢侈了。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东芝收购西屋之后,消化整合的速度很慢,一家传统的日企想要整合老牌的美国企业,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现在并不能完全排除东芝未来还会出售西屋的可能性,虽然这个生意,100%是日本政府在幕后强力推进的……如果我们能够并购西屋,拿到第二代和第三代核电的压水堆技术,那就能跳出中央的政策限制,在海外投标核电机组。”

    徐腾想了一个办法,自己也知道成功的可行性很低,撇了撇嘴,似乎不是很在意这种概率的高低问题,“当然,对东电来说,最稳定的策略还是进入新能源领域,扩大在风电、潮汐能和光伏电厂领域的投资。”

    “亿利资源公司,你有过接触吗?”苏姐其实也有一个想法,但她自己估计做不到,特意来请徐腾帮忙。

    “就是那个在国内搞沙漠防治的公司?”徐腾摇了摇,显然是没有接触过。

    “这个公司还是挺有意义的,你有没有考虑参与投资,或者是并购,他们利用沙漠防治协议,拿了不少光伏电站合同。他们的运营模式基本算是很成型了,利用光伏电厂在沙漠中心地区发电,再在周边利用电力供应上的优势,不断扩大防沙种植规模。我和他们公司接触过,虽说利润率不高,他们对公司的前景还是很看好的,开价很高。”苏姐的意思已经展露无遗,她今年接的项目太多,新建电厂的资金需求量太高,根本无法腾出一笔钱收购亿利资源公司,只好请徐腾帮忙。

    “他们开价多少?”徐腾估计也不会很便宜,这家公司在沙漠防治领域耕耘十余年,目前是国内最好的沙漠防治龙头企业。

    在全球范围内,这家亿利资源基本处于毫无竞争者的状况。

    这样的独角兽公司,徐腾估测低于10亿rmb是不可能的,但也不能算是大公司,至少暂时不算。

    “20亿!”苏姐给了一个很准确的数字,因为在她前往江州找徐腾求救时,

    “哇哦,确实有点高估自己了。”徐腾终于明白苏姐为什么要来找他了,东电集团账目上虽然有足够的流动资金,想要收购一家边缘产业的独角兽公司,想要国资委批准通过,可行性几乎为零。

    如果是徐腾和华银财团出手,效果当然是绝对不同的。

    “我倒觉得这个生意还是挺有前景的,毕竟是一家从事环保和沙漠治理的公司,很罕见。”苏姐肯定还要继续游说徐腾出力相互。

    “既然苏姐这么说了,赚钱少一点也没关系。我会尽快派人调查,尽快提出要收购方案。”徐腾答应了,事实上,他对亿利资源公司还真是很有兴趣的。

    从资本操控和投资的角度来说,他能拿出5亿rmb投入到防沙治沙业务,那都算很了不得。

    还是那句话,既然苏姐已经开了口,徐腾肯定还是要尽力,他个人感觉真要谈下来,20亿这个价格肯定是很夸张了,10亿左右撑破了天。

    做生意,有的时候也不是那么讲究的。

    10亿买不到,他就直接投资30亿,重新建立一家新公司,挖人挖技术,挤垮对方为止。

    在徐腾家里。

    他和苏姐在书房闭门谈了4个小时,涉及到的问题很多,有密松大坝的问题,也有其他几个水电站的资金调配问题,还有几家新电厂争取早日并网的事。

    最终,还是难免要重新谈一谈富邦系和吴永邦的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