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最快更新无耻家族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徐腾的判断很准确,钟霖退休的时间太久,长达七年不问事,空有资历,却没有人脉和手腕处理博安系内部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当初提议请钟霖复出的人就是赵丹阳,徐腾和徐总仔细斟酌,也都觉得这个选择不错,并不是钟霖非常完美的符合要求,而是确实没有更适合的人选。

    当张丽英还在华银财团时,钟霖做为牵制者,这还是很符合徐家的要求,但在张丽英撤出,大权归属徐家后,钟霖就不适合了。

    做人不能太血腥无情,过河拆桥这种事,徐家也干不出来。

    “这件事,我亲自负责吧。”徐腾想了整整十分钟,终于给了一个准确的回答,看了钟霖一眼,让对方明白这一次是他特别开恩,如果以后还有这么棘手的事情得让他亲自负责,博安系董事长的宝座就最好是让一让。

    遥想几年前,徐腾第一次去拜访钟霖时,真是将这位陕北路股神当做传奇人物一般敬仰。

    钟霖若不复出,一直是退隐中的高人和传奇,徐腾也会一直敬仰他。

    现在的局面就不同了,钟霖既然复出了,既然是要为徐腾做事,那就要拿出业绩。

    徐腾确实不轻易裁员,但如果钟霖真的不能让他满意,他至少也得请钟霖挪一挪位置。

    博安系的事,相当复杂,裁撤一百名高级合伙人的工作更是最艰难的部分,不仅要裁撤,还得尽量不影响合作,好聚好散。

    徐腾又指了指赵丹阳,轻轻点一下,“你负责配合吧,组建一个专门的委员会,争取用半年时间解决问题。最难摆平的那一部分人交给我谈,但我希望这一批人的总数别超过十……五个。”

    徐腾的本意是“十个”,超过这个标准,没有摆平90个,那就是赵丹阳的失职,临时增加5个,免得赵丹阳真搞不定这些雄踞一省一市的土财主们。

    这帮人中,可是真的不缺乏地主老财啊。

    “目前来看,确实有一部分人比较难对付……我争取控制在十个人以下。”赵丹阳想说5个,仔细掂量一下,还是觉得保守一点比较好。

    客观的说,赵丹阳能搞定所有人,只要不断满足对方的狮子大开口即可。

    所以,徐腾和赵丹阳谈论的这个名额多少,主要是指开价太高,又没有办法慢慢谈回到标准范围的那些人,就是那些雄踞一省,身家十亿起步的地方隐形富豪。

    中国太大,有很多富豪都是胡润富豪榜没有统计出来的,比如,博安系的这些省域级的高级合伙人。

    有人手里控制着几百套商品房,还都在一线城市,他不说,谁能知道呢?

    这种人很恐怖吗?

    在博安系内部,这种人多如牛毛,没有一千,也有五百……都是地产开发商,几千套房源都能拿出来。

    这就是博安系,总之,有点像民国,军阀林立,徐家不过是这堆军阀中最强大的那一户。

    同所有的皇帝一样。

    徐腾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铲除异己,先将全国各地的军阀捋一遍,留下听话守规矩的,委以重用,不听话的,不守规矩的,以前和张丽英狼狈为奸的,一概肃清。

    腾太子的眼里可揉不得沙子。

    上午的这个闭门会议,徐腾根本没有浪费多少时间谈论所谓的“战略方针”,小徐同学很现实,一贯没有什么口号,先从“铲除异己,肃清队伍”这个最重要,也最现实的基础做起。

    会议的最后十分钟。

    徐腾才讲了另一件很重要的事,从即日起,华银财团所有合伙人都要使用新的htm管理系统,这是天天安全网络数据公司在tm管理大师的基础上,按照徐腾的要求,针对华银财团定制的特殊版本,保密性能更强。

    所有合伙人。

    从联席合伙人到初级合伙人,都要使用。

    这意味着徐腾可以垂直联系到任何一名低级别的合伙人,所有高级合伙人也能通过平台,随时与他交流,真正的扁平化管理。

    新人新气象,新皇帝就有新规矩。

    这件事无需讨论,徐腾说了就要立刻执行,他说完这件事就宣布散会,让所有人都出去自由讨论,最好是各干各的事。

    这个会议开的,李东盛都有点提心吊胆,其他人更是心惊肉跳,完全不是众人最初想象的那么和睦友爱,和徐总在位时的感觉截然不同啊。

    独裁。

    对,就是一种被独裁的感觉!

    李东盛连财团中午准备的午宴都不打算参加,散了会,立刻让秘书安排专机去粤省,和省里谈判,准备将神州电器的制造和科研中心都迁至江州,仅仅是将行政总部和采购中心留在粤省。

    这本来就是华腾系在两年前的决策,因为神州电器集团依旧保留着地方政府的股权,加上粤省地方的扶持条款优厚……再加上自己的名望,毕竟也是中国电器产业的旗帜人物,李东盛阳奉阴违,一直没正儿八经的执行徐腾的决策。

    这下心碎了。

    虽说徐腾一直没说什么,可是,李东盛发誓,姓徐的一定在心里记账了,早晚有一天要和他秋后算帐。

    关于小徐同学,李东盛和陈大桥、郭永哲这几年有一个总结,大致的特点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阴。

    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极度阴险!

    李东盛现在敢和任何人赌一局,他敢保证,别看徐腾这一次亲自出手帮钟霖收拾烂摊子,但不出三年,钟霖又得回去养老。

    徐腾对谁宽容,谁就危险了——这是陈大桥的原话,也是陈大桥用真金白银换来的教训。

    人是会变的,因为责任不一样。

    在徐腾目前的这个位置上,他已经不能容许直属重臣犯错了,也不能容许庸人担任他的左膀右臂,他要精兵强将,要真正的帅才,能够统御一方的帅才。

    华银财团内部人才济济,可说实话,徐腾这一次选出的几名高层,没有谁能让他真正的满意,包括梅嘉莉,不得已,只能选她。

    这一点,老谋深算的李东盛倒是觉察到了,预感过几年,这一拨内阁高层会换人。

    人是很奇怪的。

    在徐腾的那间会议室里,李东盛颇感自己的渺小,出了珠州市,乘机飞离,他又很自然的恢复成神州电器集团的董事局主席,重新变成了那位李总。

    这会儿,徐腾还在会议室里,只是一个人在会议室用餐,没有出去参加聚会,饮用一杯长相思干白。

    这间规模宏大而奢华的会议室,位于凤凰山度假酒店的9楼,也是位于半山腰,拉开长长的窗帘,一整面的玻璃墙外就是凤凰山的美丽景色。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