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最快更新极品兵王最新章节!

    这个小本子到手,刘敬业可以宣布这次任务圆满结束了。打虎自然重要,而更重要的是瓦解围绕着大老虎而形成的整条利益链,大老虎高高在上,但围绕在他身边,各个阶层的小苍蝇才是真正危害国家和老百姓,必须要除掉的

    害虫。

    而这个小本子上记录的就是这些真正的害虫,只是单纯除掉大老虎,这些害虫还在,那就有死灰复燃的可能。

    只有彻底连根拔除,才能一劳永逸。

    刘敬业心头狂跳,任务总算完成了,接下来只要将小本子上的信息传递出去就可以了,而此时,谭亦月一脸的期盼,刘敬业反倒有些心虚不敢看她的眼睛了。

    刘敬业的新手机是樊磊给他的,其中有定位系统以及监听系统,不过需要由他本人打开。他开启了监听系统,在这种情况下,刘敬业开始挨个给本子上的大人物打电话,这些人有的是京城六部九卿的高层,也有些是外省的封疆大吏,都与谭家有很大的渊源,

    其中很多人当前的职务都与谭家有关。

    刘敬业每联系一个,都会将他们之间的勾当说出来,貌似在提点对方,实际是将信息传递出来。

    上面一共罗列了三十六个人,遍布全国各地,朝廷各个部门,虽然仅仅有三十多人,但他们各个手握实权,联系在一起,就是一个可怕的利益链,简直就是国中国。

    刘敬业一个不落的将所有人和与谭家的关系都说的一清二楚,谭亦月也没在意,因为换了她也会这么说,现在多事之秋必须要狠。

    也正因为直接挑明了关系,这三十多个人全部答应尽力,全力帮助谭亦阳。

    随后,刘敬业又联系了自己的人脉,双方人马合兵一处,这才是最强实力。紧接着,庞大的利益链开始运作起来,发挥了巨大的力量,只半天的时间,谭亦阳就从协助调查的状态被解禁出来,并且回到了家中,谭亦月和刘敬业还亲自赶过去与他

    见了面。

    第二天,谭亦阳的调令下来了,撤销了他的军衔与军籍,转入地方工作,而且是谭亦月最希望的总理衙门办公厅。

    形式就这样发生了逆转,原本风雨飘零的谭家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谭家上下一片欢腾,谭亦月兴奋又感动,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刘敬业。

    第三天,在多位大人物的运作下,谭亦阳正式入职总理衙门办公厅,如此重大的调整,在绝对实力下,显得就像小朋友换座位一样容易。

    他就职于机要处,任副处长,而且他还未到四十岁,可谓前途无量。

    第四天,谭家小本子上三十六位盟友之一,朝廷宣布对其进行规定时间,规定地点进行审查,其妻子儿女也被监视居住。

    第五天,一位上本子上的成员受到了新皇陛下的接见,并且予以嘉奖。

    这一上一下把所有人都搞乱了,而这一切,都是为了给刘敬业作掩护,他成功的完成了任务,现在是该胜利撤退的时候了。

    第六天,刘敬业和心情大好的谭亦月约好了,要一起出席一个时装发布会,谭亦月准备将刘敬业介绍给全世界,并且骄傲的宣布自己要嫁人了,要成为皇后的女人。

    可谭亦月等了很久也没看到刘敬业,打电话也不同,他好像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她来到林胜男所在的酒店,酒店仍然在营业中,但林胜男一伙人也消失不见了。

    谭亦月不明就里的四处寻找着刘敬业,但茫茫人海,杳无音信,好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人间蒸发了。

    就在这时,谭亦月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大喜过望,连忙接通,只可惜,并不是刘敬业打来的,而是她的胖弟弟。

    “你为什么换了手机号,为什么换号了,而且还没告诉任何人,为什么!”谭胖子发出野兽般的吼叫质问道。

    谭亦月没好气道:“你有病吧,我换号就是不想通知你,怎么着?”

    “傻叉,傻叉!”谭胖子狠狠骂道:“这两天为了找你我都急疯了,你特么就是个傻叉。”

    “死胖子,你敢骂我?”谭亦月大怒。

    “骂你,我现在都想掐死你!”谭胖子疯狂的吼叫道:“完了,谭家将要会在你手中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那个皇室后嗣未婚夫呢?傻叉,你被骗了,他根本就不是什么皇室后人,他是刘敬业!!”胖子疯狂的怒吼道。

    谭亦月一下愣住了,颤声道?:“你说什么?”“你那个皇室未婚夫是刘敬业假扮的!”胖子叫喊道:“我去了给他治伤的医院,找人采取了他的DNA与之前我偷偷保留的他的头发中的DNA进行了对比,他们根本就是同一

    个人,你个傻货,你把重要的资源信息告诉了他,我们全家都要被你害死了!”

    谭亦月一下僵住了,宛如五雷轰顶,一瞬间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

    因为上次煤气拳王的暗杀事件,谭亦月一怒之下扔掉了电话卡,造成自己的失联状态,尤其不想让胖子找到,最算最后与谭亦阳取得联系,也是用刘敬业的手机。而这段期间,胖子始终在疯狂寻找着证据,想要证明皇室后裔是冒牌货,结果用最科学的手段真的得到了证明,只不过,这个过程有些缓慢,等他拿到证据,一切都已经

    晚了。

    现在一切都晚了,等谭亦月回过神的时候,一张准备多时的大网已经开始收缩了。朝廷延续了一关的套路,先从小开始,将周边小鱼小虾清理了之后,然后再对大个的开到,小本子上三十六个人,挨个被隔离,被带走,有的更是直接被宣布开除公职,

    可谓雷厉风行,如暴风一般横扫而过。

    谭家首当其冲的就是谭亦阳,这次彻底失联了!

    打虎行动浩浩荡荡的展开了,谭亦月失魂落魄的走在茫茫人海中,不知该何去何从,仿佛没有了灵魂。

    而此时的刘敬业正躲在朝廷安排的安全屋里,恢复了本来面目,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在本次行动中露面的林胜男等人,他们也受到了保护。

    “原来是你小子!”刘敬业吃惊的看着眼前人。

    上次谭胖子要对林胜男动手,刘敬业万分担忧,后来却被人化解了,刘敬业还在纳闷,现在一切水落石出的。

    这个关键时刻出手的人,竟然是刘敬业的老搭档郑毅!

    这个被炸掉了半个身躯,拖着残躯流落街头的家伙此时重新站起来了,他已经安装了假肢,一如从前那般高大挺拔,帅气依旧,只是脸上多了几许沧桑。

    “你小子怎么回事儿,上次帮助女霸主把我推下海,窝里反呐。”刘敬业开玩笑的抱怨道。

    郑毅微微一笑,耸耸肩,道:“没办法,我也是奉命行事,反倒是你,多管闲事,哪儿都有你。”刘敬业哈哈大笑,现在看来,自己还真是无处不在,而朝廷原本就做了安排和部署,郑毅,樊磊等人都隶属于特勤部门,在他们的部队被解散之后,就被秘密收编,调查

    大老虎。

    其中重点人物就是谭家和朱静怡,而刘敬业莫名其妙卷入其中,其发挥的作用比郑毅这些特勤人员还要重大,无形中大家又在一起并肩作战了,默契与缘分的使然。

    “任务总算结束了。”刘敬业说道。

    郑毅贼兮兮的说:“卧底同志,你别忘了你还有一位未婚妻呢,怎么样,没假戏真做吧?”

    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瞥了一眼面带微笑的林胜男,白了郑毅一眼道:“我是在执行任务,不允许你如此调侃一名深入敌后的战斗英雄。”

    “是,我错了!”郑毅立正敬礼。

    几人相互打趣,一如当年休战期一样,大家在一起享受轻松的时光。

    可就在这时,樊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众人也没在意,刘敬业仍然和郑毅打打闹闹。樊磊接完电话脸色凝重的走过来,刘敬业二人好奇的看着他,樊磊忽然无比正式的立正敬礼,道:“报告营长,教导员同志,红旗特种作战大队,一营集结完毕,请您指示

    !”

    “集结?再集结?”刘敬业和郑毅面面相觑,眼中闪烁着压抑不住的光芒。

    “三排长樊磊同志,请你把话说清楚!”教导员郑毅命令道。

    “是!”樊磊郑重其事的说:“刚刚接到最新消息,谭家在面对这次清网行动中,已经彻底被瓦解,相关人员全部被掌控,可出现了一个意外。”

    “什么意外?”刘敬业吃惊的说。

    “谭亦星跑了。”樊磊说道“而且把谭家那位老祖宗也带走了!”

    “什么?”刘敬业大惊失色:“去哪了?”

    “根据情报显示,他们应该去了西南边的越国或者缅国境内,也就是那个混乱的黑三角地带,应该是有人在那边接应。”

    “怎么会这样?”郑毅不解道。

    “朝廷并没有对谭家进行一次性处理,而是分开处理,尤其是谭亦星并没有直观证据能证明他直接参与谭家背后的勾当,所以暂时没有对他动手。没想到他竟然到总医院,说是带老爷子出去散散步,老爷子也确实喜欢这个胖曾孙,就和他一起出去了,医护人员表示,老爷子身体极度虚弱,时日无多,享受一下天伦

    之乐也可以理解,就没有太过在意,毕竟针对谭家的行动医护人员也不知道。

    结果,谭老爷子就这样被谭亦星带走了,他们是乘坐私人飞机直飞西南边境的,然后直接进入了十万大山深处……”

    “又是那儿!”刘敬业和郑毅异口同声道,那里是他们心中的一个死结,几次都没有闯过去,无数战友牺牲在那儿,郑毅更是留下了一半身体。

    “显然对方有人接应他们。”樊磊凝重的说:“上级命令,要求我们立刻重新集结,立刻展开追击行动。”刘敬业和郑毅都清出,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朝廷担心的是谭老爷子,这老爷子是开国元勋,随太祖爷定鼎江山,后来又陪太宗治理江山的人物,他亲手组建了多个一线部

    队,又主抓建设了无数个军事设施与秘密基地,是我朝军事资源的活资料库,

    虽然他们都相信,这样一位开国的老将军,是绝对不会背叛他的祖国和他的信仰的,因为这是用他的鲜血拼出来的。可是,毕竟老爷子年事已高,思维不是很清晰,身边又有一个最疼爱的曾孙子,若是胖子哄骗他,没准老爷子会说出什么,一旦有机密泄露,那对我朝将造成无法想象的

    严重后果。

    “领导什么意思?”刘敬业兴奋的说。樊磊也笑了起来:“领导让我们重新集结,说全世界都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那片大山了,给我们一次报仇的机会,无论如何也要突破那片雷区,穿过山林,尽可能将谭老爷

    子安全带回来……”

    尽可能?刘敬业立刻听出个中关键,心里有些无奈,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郑毅急切的问道,他恨透了那十万大山,尤其是那片雷区。

    樊磊道:“马上就出发,组织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装备,还特派了一队工兵,配备了最简单的扫雷装备。”

    “好,这就出发!”郑毅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报仇雪恨的机会总算来了。

    “我们走!”刘敬业振臂一呼,气势十足,他也是兴奋莫名,可刚一迈步,忽然看到了林胜男水汪汪的大眼睛。

    刘敬业一下愣住了,是啊,现在不比从前了,他有了太多的牵挂,不能说走就走了。

    “去吧,早去早回,我等你。”林胜男温柔的说,虽然是鼓励,但却透着不舍与担忧。

    这是刘敬业从未经历过得事情,都说送别的场面是最难受的,以前没体会过,此时这心酸的感觉难以言说。

    而且这一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美人恩重,如何能辜负啊。

    他看着林胜男,刚才还坚定而温柔,此时已经热泪盈眶了,晶莹的泪珠在美眸中打转,刘敬业的心一下就融化了,感觉双腿好像生了根,一步也迈不动了。

    就在这时,郑毅的电话响了起来,上级正式下达了出征的命令,并且要求郑毅以军事主管的身份亲自带队,领导并没有提及刘敬业的名字,也就是说,他可以选择不去。郑毅看了看刘敬业,又看了看深情款款的林胜男,他苦笑一声,心中暗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最怕就是离别呀,不过这样也好,刘敬业不去的话,最起码能保证他的

    安全。

    郑毅悄悄摆手,没有打扰刘敬业,想和樊磊偷偷溜走。

    “站住!”身后忽然传来刘敬业的一声大吼,他歉意的看了林胜男一眼,坚定的转过身,对着郑毅说道:“老子才是真正的军事主管,凭什么让你一个教导员带队!”

    郑毅一下愣住了,林胜男立刻转过头,泪水瞬间滑落。

    刘敬业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和战友们再次挑战那堪比地狱的雷区,还要把谭老爷子好好的带回来,更要消灭雷区对边的敌人。那时三国交界处,是多管地带,也是三不管地带,气候温热潮湿,最适合可怕的罂粟生长,毒品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他们开始武装自己,还有他国朝廷的暗中支持

    ,对全世界都形成了巨大的危害。

    若在不正式开战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对他们展开空中打击,而且这其中涉及到了巨大的利益,波及全世界,根本不会,也不可能对他们开战。

    唯有悄悄的进行,对他们进行歼灭,而最有机会的就是与之相邻的我国,只是十万大山成为了天然的防御,其中的雷区更是宛如阴阳界一般。

    刘敬业深知责任重大,这次任务于公于私他都要参加,只能告别心爱的姑娘了,把一切交给命运。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就不要拖拖拉拉,刘敬业大步朝门外走去,头也不会,林胜男也背对着他,双肩在剧烈的颤抖着,泪珠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刘敬业没有回头,先有国后有家,随时等待着祖国的召唤,因为,他是一个兵!

    郑毅与樊磊连忙跟了出去,他们最了解刘敬业的脾气,只要他认定的事儿,谁也无法更改。一路上谁也没说话,都很了解刘敬业现在沉重的心情,有家有口的人了,再也没有了往日说走就走,置生死与度外的豪情,不过多了这一份牵挂,也让他多了一份沉稳,

    这也给郑毅两人带来了极大的信心,有这样成熟的指挥员,加上以往的经验,成功的几率更大了。

    他们接到命令,让他们直接去军方最高机构驻地,八一大楼,全员在那里集合。

    当他们来到最大的会议大厅时,里面已经站满了人,全都是熟悉的面孔,彼此一见面,瞬间鸦雀无声,全都眼含着热泪看着彼此,满满的战友情让旁观者都为之动容,

    能活着见面真好!

    钢铁打造的战士们在这一刻真情流露,为彼此还活着,也为那些死去的战友。刘敬业走到队伍最前面,全员自发的排好队,郑毅站在队伍的最外侧,等大家站好,刘敬业目光扫过,所有人都如标杆一般挺立,英姿勃发,刚毅的神情说明他们是一只

    真正经历过战火考验的部队。

    郑毅从队伍外侧跑过来,对刘敬业敬礼,朗声道:“报告营长同志,红旗特种作战大队,一营全营集合完毕,应到四百八十人,实到……”

    郑毅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哽咽的说:“实到三百七十五人,未到者因公牺牲,请您指示!”郑毅的话说完,所有人的眼圈都红了,但没有一个人真正让眼泪落下来,大厅里鸦雀无声,钢铁铸就的战士们,忍着极大的悲痛,等待再次出征的命令,心中鼓动着巨大

    的战意与仇恨,要去为那些牺牲的战友报仇雪恨。

    刘敬业刚要开口,忽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刘敬业,你现在好像没资格下命令吧?”

    众人一愣,刘敬业是这个营的营长,标志性人物,是灵魂所在,他没资格,还有谁有资格呢?

    众人转过一看,只见一个身材高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