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最快更新诡姐(冥娘子)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妈呀!这不就是电视里说的尸鳖吗?

    我的心着实提到了嗓子眼,望着倾巢出动的尸鳖群。【文学楼】巴掌大小,除了一排锋利如刀尖的牙齿外通体幽黑,面色狰狞。看到我和沈傲婷两个大活人好像吃了兴奋剂一般,铺天盖地的朝我们拥来。所过之处树倒花枯。

    “快……快跑!”,我一把拉起沈傲婷的手拼命向开阔地段奔跑。

    这他妈的前有狼后有虎,左边还杀出一群的程咬金出来。东面有烂头鬼将,南面有如潮尸鳖,北面是悬崖绝壁。这时候只有西面比较安全一点。

    “哎呀!”,沈傲婷摔倒在地,鞋后跟都折断了。

    “我……我脚崴了,实在跑不动了!”沈傲婷大口喘息着,带着哭腔说到。

    看着铺天盖地的尸鳖潮,如果这时候扔下她估计连骨头都剩不下,带上她在山上跑也肯定跑不出去。

    我将她扶了起来,右脚踝已经红肿起来连站都站不稳,我刚放开还没走几步就歪歪斜斜的倒在我怀里。

    “陈楠…别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沈傲婷带着哭腔哀求着我。就这样我和她借着月光互相对视着,她的眼神里充满恐惧。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那就是我扔下她一个人在尸鳖群中痛苦的挣扎,尸鳖无情的撕咬她的身体,我仿佛听到她凄惨的呼救声。

    我鼻子一酸,就算逃不出去也不要丢下她一个人在这里。

    “来吧!我背着你!”,说着我俯下身体,蹲在地上。沈傲婷先是一愣然后扭扭捏捏的趴在我背上,双手抱着我的脖子。

    我转头看向尸鳖群,天哪!一波接着一波,一叠接着一叠,一浪接着一浪。如潮水一般向我们逼近。与其说是爬更不如用滚落形容才贴切一些。

    ‘吱呀吱呀……’,尸鳖潮数量实在太惊人了,似乎能填平整个山谷一般。因为所有的坑坑洼洼都没能挡住它们前进的脚步,略过深坑土丘连起伏的感觉都没有。

    我一震,背起沈傲婷就朝西山跑,可能是惊吓过度的原因没跑几步就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眨眼间就跑到了惊马梁的西山,我似乎想起了什么。

    对啊!惊马梁的西山不是可以直接居高向下跳落在墓巫山吗?我背着沈傲婷冲向西山悬崖边,将墓巫山的传说早就抛在脑后。

    只见惊马梁的西山悬崖下十几米的地方是墓巫山一角,居高向下跳下去正好可以落在墓巫山伸出来的那个草台上。

    就在我决定要不要跳下去的时候脑袋嗡的一声,这……不对!

    墓巫山虽然没有村民上去过但是从远处观看不难看出墓巫山四周都是悬崖峭壁,可以说上了墓巫山的人在没有外力的协助下几乎不可能逃出去。而惊马梁从上山之后下山的路就离奇的消失了。

    这……这两座山的形成太诡异了,似乎人只可以从惊马梁上山,上山后怪事一波接着一波。要么死在惊马梁的层层陷阱之中,要么只能从惊马梁西山跳到墓巫山上。而一旦跳过去再想上到惊马梁已经是不可能了。

    “你害怕吗?”,我扭过头笑着问背上的沈傲婷,月光下那张唯美的面孔淡淡一笑。我们就这样对视着。

    “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就是死也要和你在一起!”,沈傲婷轻声说到,唯美的脸蛋上没有一丝恐惧。在这出生入死的逃亡中,我们好像很久前就认识一样。彼此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能失去的人。

    黑压压的尸鳖潮一浪接着一浪袭来,十米、五米、一米……就在尸鳖潮到达脚跟下时我们闭着眼睛,牵着对方的手朝墓巫山跳了过去。

    虽然只是十几米的高度,但感觉像无底深渊一般。下落期间我缓缓睁开眼望着沈傲婷,没想到她也睁着眼睛冲我微笑,那种微笑很纯真,很灿烂,天使一般,丝毫没有被层层的离奇怪事吓到的恐惧。

    随着树枝发出剐蹭的声音,只感觉身下吃痛接触到了一个实体上面。顿时眼前一黑我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这次晕过去后我做了个噩梦。

    在梦里我悬浮在龙泉村的上空,一阵迷雾自惊马梁山上弥漫下来,笼罩在龙泉村的上方。村民们全都呈一字型站在村里。他们身穿寿衣,双目紧闭像傀儡一般,被无形的力量操控着。所有村民站在一起摆成一个人躺着的人形阵。

    这……这怎么可能?由于是悬浮在空中的原因我可以直接俯视到村子里的一山一水,令我感到震惊的是这个我生活了二十年的龙泉村,山叠着山,水连着水,树排成排,居然像一口巨型的大棺材。

    这……这这这……,山水连叠之势这居然就是一口出自大自然鬼斧神工下的活棺材,而这自墓巫山弥漫下来的迷雾又似这棺材的盖子一般,严丝无缝的盖了上去。

    望着一字摆开的村民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天哪!这……这难道我们龙泉村的村民都是这棺材中的死人吗?我想张口喊他们赶快逃走却怎么也张不开口,急得我团团转,目不转睛的盯着来自墓巫山的那股浓雾。

    浓雾不停的往龙泉村上空笼罩,愈来愈浓。我和村民们被浓雾形成的棺盖隔开。

    “轰……”,整个龙泉村摇摇晃晃的颤抖起来,村庄不断下陷。周围的山林都开始崩塌。一阵嚎叫声自墓巫山传来,我转过头看向墓巫山。

    墓巫山和惊马梁顿时山崩地裂,一阵颤抖。山上的树木缓缓滑落下来。一个巨型石碑出现在眼前。墓巫山为石碑,惊马梁则是石碑旁的供桌。

    这些种种结合在一起居然是个坟墓,太不可思议的。惊马梁是供桌,墓巫山是墓碑,而我生活了二十年的龙泉村居然是一个坟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