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最快更新诡姐(冥娘子)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阴风一吹湿漉漉的冰凉感直袭大脑。

    借着手电筒的光亮才看清楚,那些都是昨晚追野狗的村民,这尸体没救回来就算了,这下连自己的命都给搭上了。

    他们死的很惨,腹腔都爆裂开来,里面的五脏耷拉在外面,一些蛆虫在里面爬出爬内觅食着血液。死后还被吊在树上,这是他妈简直就是晒人肉干儿的节奏。

    胃里一阵翻浆蹈海,刚吃下的煮鸡蛋全都给吐了出来。

    “快跑,这里有问题”,我连忙拉起愣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三娃朝山下跑去。

    惊马梁山上不停传来昆虫的叫声,高大的白杨树被风吹得唦唦作响。

    不对!这怎么明明是往山下跑还这么累?本来我们就在惊马梁半山腰,可是跑了半天一点都没有到山下的意思!视线还是在半山腰。

    ‘咔嚓’,什么东西被踩碎的声音从脚下传来,我抬起脚后顿时就傻了。

    “鸡蛋皮?我们这不是还在原地吗?”,三娃指着被我踩碎的鸡蛋皮尖叫着,这时候就是傻子也知道自己跑了半天还特么在原地。

    我连忙拿起手机想给家里打电话求助,真是日了狗了,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难道这墓巫山吹来的雾气还有隔绝无线电的效果?

    “陈楠……陈楠你看!”,我顺着三娃指的地方仰起头。

    “这……这他妈刚才的尸体呢?”,刚才我和三娃跑的时候这里明明悬挂着好几具村民的尸体,而且鸡蛋皮在这里,那颗大树也在这里。可是村民的尸体居然不见了!难道是……诈尸了?不可能啊!就算诈尸他们被绳子套在脖子上面也不可能一会儿就全都不见了啊!

    我连忙想起爷爷笔记上的鬼打墙记载,记得爷爷在笔记上曾经写过关于鬼打墙的经历。

    ‘鬼打墙’,分为两种。

    一种是地段风水及凶,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使人迷失自我原地打转,这类只要人胆子大,即使不会破解之法也不会出现生命危险,因为它只能把人困在那个地方,除非是被困的人走了狗屎运给挂了。

    而第二种可就不一样了,可能是由不干净的东西或者邪物迷惑人的眼睛,这种及其危险。终点不是悬崖峭壁就是深坑陷阱。被迷惑的人一旦到达终点中了圈套几乎没有生还的余地。

    按照惊马梁和墓巫山的情况,目前的情况更偏向于第二种比较凶险的鬼打墙。破解这种鬼打墙比较简单的办法就是咬破右手中指或者舌尖,将血向空中挥洒一下即可。

    我连忙将右手中指放进口里,用门牙对着中指就是一口。

    “啊~~~”,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右手中指却一点儿都没破,只是留下两个牙印而已。以前看电视上的主角潇洒的一嘴,好像穷的就剩血似的。可是现在轮到自己才发现这特么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到。都说十指连心,此话一点都不假。最起码让我咬破手指的话自己还真下不了这口。

    “磁磁……”,正当我犹豫不绝的时候远处林子里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远处莫过膝盖的草丛朝我这边倒了过来。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到了距离我不到三米的地方并停了下来。

    我努力的让呼吸平稳一点,望着前方杂草还被压倒着,但杂草之上什么都没有。难道这里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冷汗从额头滴落下来,我伸手想拽一把三娃。可是……这三娃去哪儿了?三娃这个狗日的现在跑哪儿去了,我刚想拔腿往出跑,可是腿却不听话了。用上吃奶的劲儿都拉不起沉重的双腿。

    “呜呜~~~”,一种类似于狼嚎的声音从前方三米处传来,我被吓得浑身一哆嗦。要不是哥年轻估计小心脏都被吓得跳出来了。

    想张口喊三娃可是嘴唇沉重,一句话都喊不出来。我胆怯的望着前方被压倒的杂草脑海里忽然浮出一个词‘完了’!

    “呜呜~~~”,这声音再次想起,声音比刚才都大了一些。只感觉身体传来渗骨的疼痛,就好像身体中心的东西被往出撕扯。滚烫的汗水从我体内渗出,阴风一吹浑身冰凉酸痛。

    “啊~~~”,我痛苦的呻吟着,这一声几乎是咬着牙拼尽全力发出的。估计以我现在的情况这一声呻吟已经是最后的吼声了。

    灵魂被撕扯的疼痛直侵肺腑,这绝对堪比古代凌迟刑法所忍受的痛苦更加难忍。

    这一刻我似乎已经绝望了,惊马梁深处的昆虫发出的叫声越来越小。被风吹得唦唦作响的白杨树叶仿佛是在嘲笑我这个不自量力的家伙,奶奶的忠告声在耳边想起;“离开村子,没有家里的电话以后别再回来了!”。这声音在这时候是那么贴切悦耳。我的意识逐渐淡了下去。

    忽然,一股滚烫炽热的感觉从腰间传来,将我从噩梦中拉了回来。我努力用手去掏那个发出炽热感的东西。

    “啊……”,手心传来炽热感,手掌仿佛被滚烫的气息给炼焦一般。那个滚烫的物体直接吸附在了我的手心,甩都甩不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