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tw,最快更新诡姐(冥娘子)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至今都无法相信,我的生活会被一只女鬼颠覆!

    假期里,我回到了乡下。

    乡下的田园风光远比城市的车水马龙,山间天地精华远比城市的浑浊气息,农村的柳荫远比城中的空调冷饮。

    傍晚时分吃过晚饭,我躺在一颗柳树下欣赏着日落的美景,金色的晚霞洒在羊肠小道上,照过房顶的瓦片。感受着歉意晚风拂面,我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

    “轰~~~”一声巨响从村西传来,好似闷雷滚动。连带着大地都被震得颤抖了一下,几片柳叶从树上飘落下来,太阳已经落山了,天色逐渐淡暗下来。

    顿时村里鸡犬狂吠,我一阵迷离的双眼没有了一点睡意。吃饭的村民丢下饭碗,地里回来的丢下锄头。不约而同的朝着村西跑去。

    我被吵醒后慌忙站起身来,看到人群中的张大爷。就随手拉住张大爷的胳膊:“张大爷,这咋回事啊?”

    张大爷皱了皱眉头,右手挠了挠头皮一副深思的样子;“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村西头开发旅游圣地,应该是工地出事儿了。”张大爷说完扭头就走,我尾随其后朝村西的工地跑去。

    一路上我的心慌了起来,总是感觉有大事即将发生。

    村子不大,十几分钟我们就赶到了工地,前面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村民还不时的三三两两议论着什么。

    我挤开人群走向前面,这一看顿时心头一震。

    眼前惊马梁山的一角从上面垮塌了下来,整个工地都被虚土掩埋在下面。不远处还露出半个挖掘机在外面,还有一些彩钢房的碎屑。再看看惊马梁山垮塌下来的地方不时还有些蜈蚣蜥蜴钻来钻去。

    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正蹲在被埋一半的挖掘机履带上面抽着烟,全身瑟瑟发抖,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棺…棺材…棺……”看他的样子显然是被什么东西吓坏了。

    一个头戴安全帽,腋下夹着水杯的胖子走过来,估计就是这里的工头。

    推了推蹲着的男子;“喂,小吴,小吴…”,见那个被称小吴的男子没反应就没再管他,而是朝着人群喊了一嗓子;“有没有会开挖掘机的?”。

    “我!我来!”闻声望去是刘大爷家的三娃,也是我从小的铁哥们儿,他小学上完后就和他舅舅学挖掘机技术去了。乡下人不比城里人都上技校,大多数都是拜师父学的。

    三娃自告奋勇爬上挖掘机,随着‘隆隆’的马达声,挖掘机缓缓启动。“陈楠……陈楠!”三娃挥手示意让我过去,我也随他坐在了挖掘机里,三娃和我一起上完小学,按照我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了,他学挖掘机技术已经八年了,对他的技术我毫不怀疑。再者我也想从三娃那里打听打听关于工地的事情。

    “慢点儿开,小心下面埋着的工人!”工头朝三娃喊了一句,显然是对我爬上挖掘机表示不瞒。

    “我办事,你放心!”三娃拍拍胸脯朝工头喊到,丝毫没有让我下车的意思,我也不理会工头对我的不瞒,当然!谁让咱脸皮厚~,长这么大小还从来没有扛过铁锹呢~

    再说这工程队来的时候村里人就阻止过,说这惊马梁里面住着山神,挖不得。也不知道那个领导发话;“不让挖,也得挖!”。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和村里的伙伴想去惊马梁山上玩,结果半路就给村民给堵了回去。那时候我爸拿常用的牛皮腰带差点没给我屁股给抽出屎来,从那以后就是别人喊我去,我都没那胆儿了。邻里邻居都曾说过惊马梁住着山神,很少有村民去惊马梁山内。

    可是谁又能知道,这才刚开工没几天就出了这档子事。

    “大伙儿别光顾着看呐,帮忙救人啊!这里面可是埋着几个大活人呢!”工头朝着人群喊了两嗓子。

    坐在挖掘机副驾驶上的我心越来越慌,坐卧不安。人群跟着挖掘机一步步的朝工头所指的方向清理,可这时候坐在挖掘机后排的我皱起眉头来。

    因为随着众人不断的清理,我从挖掘机的反光镜中看到几缕若隐若现的黑气从土里冒出来,这黑气很淡,月光之下如果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到。

    都说镜子显鬼,每次我转过头直接看众人的时候还真什么都没有。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注释着反光镜的眼睛一直无法移开。

    这黑气我懂!爷爷是村里的阴阳先生,有很多关于鬼神方面记载的书籍。改革开放后批斗,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这些书籍都被埋到了鸡窝里。爷爷去世后父亲无意间将其刨出。由于父亲大字不识几个就一直仍在寒窑的木箱子里。

    前些年我假期回来的时候闲来无事就翻当小说看。里面有《道家八部金刚录》、《茅山符箓绝》、《易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